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武侠 > 大日如来真经

更新时间:2020-01-31 19:52:44

大日如来真经

大日如来真经 张半途 著

连载中 张一凡张元山 架空历史小说 修仙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

大日如来真经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张一凡张元山,由张半途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武侠小说,目前已完结。先练九阳,后练大日,大日如来,天下无敌!大罗世界,武风昌盛,万宗林立,大小大陆数不胜数,其中更有四座超级大陆,分别为:腾龙大陆、天玄大陆、九幽大陆和玄冥大陆。后天武者分八门:开门、休门、生门、伤门、杜门、景门、惊门和死门。先天武者分九秘: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、前、行。脱胎褪五凡:顶轮、受用轮、法身轮、化身轮和筑基轮。圣人化三境:御境、不死境、化圣境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大罗天宇,腾龙大陆,广阔无垠,武风昌盛,百派争霸,万族林立!

百派之中,以天傀宗、万剑阁和四院联盟最为强大,彼此之间明争暗斗,却又没有完全撕破脸皮,因此好几千年来谁都奈何不了谁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如今的三国鼎立之势。

天傀宗人才辈出,不仅有神妙莫测的傀儡之法,其本身宗门众人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,乃三大宗门中最为强大的。

万剑阁修剑之道独领***,强如蜀山剑派都得俯首称臣,即便是万里之外,均可御剑取敌首级。

而作为三大宗门之一的四院联盟,顾名思义,是由四个宗门联合一起的超级大门派,位于腾龙大陆的东南部,地势优美美,山清水秀,四院各有各的本领,是三大宗门中的独特存在。

虽说百派中以天傀宗、万剑阁、四院联盟为最强,但一些超然的隐世门派也不是吃素的主,他们神秘而强大,小觑之下,定会有灭顶之灾,就连那三大宗门,也不敢无视他们的存在。

而且,在这大罗天宇中,还有数不尽的妖族异兽,它们个个都是嗜杀成Xing,茹毛饮血的狠角色,稍有不慎,都会陨落它们将手中……

腾龙大陆的某一座深山老林深处,坐落着一家略显破旧,但依旧门庭坚固的无名武林门派——《隐龍門》!

门匾上“隐龍門”三字笔画苍劲有力,气势磅礴,恍若飞龙在天,猛虎下山之势!

此时此刻……

窗外,九月临秋,树叶逐渐开始枯黄败落,迎来阵阵萧风,在半空中孤零旋舞飘落。

张一凡跪在一个摆放着两个灵位的灵台面前,神情恭敬的上了三炷香。

虽说张一凡只有十八岁,但身高早已达到一百八十公分,身躯健硕有力,乌黑的短发配合一脸刚毅阳光的脸庞,俨然一个阳刚的俊少年。

“爹,娘,孩儿昨天光顾忙着偷练新偷来的绝学,一不小心就忘记给您二位上香了,让您二位饿了一整天,是孩儿的不孝,但这也不能怪孩儿啊,要怪就怪那个为老不尊的臭老头子,老是不肯教我新的武学,这十五年来就只教了我【罗汉拳】,【大力金刚腿】,【铁布衫】,【铁头功】,【铁裆功】,【一苇渡江术】和一门顶级内功绝学而已。”

“不过还好我也不笨,偷偷的偷学了几门绝学,这几门绝学虽然挺难练成的,但好在孩儿资质超凡,一学就会,只差些许火候而已。”

张一凡喃喃自语的给父母上完香之后,便站起身来向大门的方向走去,当他的一只脚即将迈出门槛走出去的时候,忽然,一道身影从一个角落里窜飞而出,伴随着喝声从其背后突兀暴起发难:“小鬼头,接我一招【罗汉拳】,罗汉献锤!”

顿时,张一凡便感觉到背后袭来一道凌厉的劲风,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惊慌失措之色,反而在其嘴角之上,流露出了一抹笑意,然后好似早有防备似的迴身闪避,运起泛着淡金色气劲的拳头直挥而上,轻声喝道:“臭老头,我早就知道你会乘机偷袭的,看我【罗汉拳】,罗汉开山!”

迴身闪避,运劲反攻,这一连串繁杂的动作被张一凡一气呵成,毫不拖泥带水,而且反击的时机恰到好处,让偷袭他的身影无法还击。

然而,却被其运用了一个很巧妙的身法给躲了过去,落在了大门口的正中央处,其高大威猛的身躯恍若一堵巨墙似的完全堵住了张一凡的去路。

但张一凡却乘胜追击,淡淡的金黄色的【九阳神功】气劲贯注双拳,抡起裹着一层金衣似的双拳直轰而去,丝毫不让其有反击的机会,喝道:“罗汉出洞!”

【九阳神功】是【九阳真经】里面的武功,此功佛道相参,刚柔并济,练者初阶受用无穷,练到最后大关,必须熬过全身燥热****之苦,或得名师指点,打通全身所有几百个Xue道,才真正练成【九阳神功】,否则只是积存九阳内力,施展内力不能淋漓尽致,战斗后容易泄气过度致死,练成神功内力自生奇快,犹如无穷无尽,就算是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的攻击力,而且防御力无可匹敌,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,俨如金刚不坏之躯,习者轻功身法胜过世上所有轻功精妙高手,更是疗伤圣典,百毒不侵,万邪不扰,专门克破所有寒Xing和阴Xing内力,【九阳真经】集融会贯通的武学至理,练成后天下武学皆附拾可用。

然而,奇怪的是【九阳真经】原本是《少林寺》的不传绝学,加上又早已失传了几百年之久,如今却不知为何会出现在《隐龍门》之内,而且还被张一凡练成了。

张一凡内含【九阳神功】气劲的【罗汉拳】一出,登时在其背后隐隐出现一尊佛光烁烁,满目威容的佛门罗汉和一轮金光璀璨的太阳,散发出至陽至刚的炙热气息,随着【罗汉拳】直逼前去。

然而,那道身影自始至终都是从容不迫的模样,见到张一凡攻势猛烈如潮,嘴角上不禁的露着一抹戏谑,不慌不忙的顶着透亮的光头迎头而上,却没有运起丝毫功力,全然没把张一凡含有【九阳神功】气劲的【罗汉拳】放在眼内。

“好样的,后天杜门就能生出异象,果然后生可畏,看我的【铁头功】!”

看到来者如此托大,张一凡便是一怒,加大功力直轰上去。

砰的一声响起,张一凡的【罗汉拳】与那道身影的【铁头功】相撞到了一起,顿时间如火星撞地球,金光四射,劲风狂扫,张一凡的功力终究是不敌,背后模糊不清的罗汉金像与车***的太阳异象瞬间如玻璃破碎,一下子就被震飞出去,在半空中打了好几个跟斗,幸好张一凡身手不凡,一落地就站住了,否则铁定会摔个七荤八素的,但其还是整整后退了三步才稳稳站住脚跟。

而那道身影在没有运起丝毫功力之下,仅仅依靠一门硬气功便将张一凡逼得如此狼狈的田地,可见此人在武技方面的造诣是何其的高深莫测了。

待站住脚跟之后,张一凡立刻感觉到双拳上传来的一阵阵刺痛,而且还微显红肿,心中一恼,赌气似的也向着那道身影一头撞过去。

“这招我也会,【铁头功】!”

见此,那道身影不由豪迈地哈哈大笑起来,中气十足道:“好,就让你这Ru臭未干的小鬼头尝尝你爷爷我的独门秘技,好让你知道这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秘技之一,爆炒栗子!”

那道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与张一凡相依为命的爷爷张元山。

只见张元山高高的举起右手,拇指按住弯曲着的食指,朝着已冲到跟前的张一凡的头颅上狠狠地敲了一记下去。

啵!

顿时,张一凡的头颅就像敲木鱼似的发出了一声脆响,声音清脆响亮,张一凡苦修十几年的铁头功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击溃,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阳刚的俊脸瞬间与残旧的木质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,双手抱着剧痛的头颅哼哼直叫,双眼冒金星,痛得连眼泪都飚了出来。

“哈哈……小鬼头,怎么样,爷爷的独门秘技滋味如何,好不好吃啊?”

说完,张一凡的爷爷张元山双手插着熊腰,抖着高大的虎躯又是一阵爽亮的豪笑,他那一脑在阳光下锃锃发亮的光头显得刺目十足,俨然一只发亮的电灯泡,笑声把嘴边的银须震飞而扬,好像这样来逗玩自己的孙子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。

“臭老头,你别得意,我迟早会让你好看的!”

张一凡痛得眼角冒着星星泪点,恨恨说道,能对爷爷说话如此没大没小的,恐怕也只有张一凡一人了,但这爷孙俩一向如此,你叫我是Ru臭未干的小鬼头,我唤你是为老不尊的臭老头,彼此都是半斤对八两,不过这也是他们爷孙感情深厚的表达方式。

自打出生以来,张一凡就没有了父母,从小就没感受过父母之爱,一直以来都是他爷爷将他含辛茹苦的养大Cheng人,所以爷爷张元山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亲人了,也是他最敬爱的人,张元山亦是如此,只是这俩爷孙表露情感的方式太过奇特罢了。

“哈哈,小鬼头还敢嘴硬,想赢过我,再修炼一百年吧!”

张元山一番调乐之后,内心不由感到一阵欣慰,道:“嗯,不错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,现在的修为还是后天伤门,【九阳真经】还是固定在一个太阳之内,两者都没有违背我的意思选择突破。”

武者共分四级,分别是后天武者、先天武者、脱胎褪五凡和圣武化三境,而这四个等级分别又另有小阶段。

后天分八门:开门、休门、生门、伤门、杜门、景门、惊门和死门。

先天有九秘: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数、组、前、行。

脱胎褪五凡:顶轮、受用轮、法身轮、化身轮和筑基轮。

圣武化三境:御境、不死境和化圣境。

正抱着头喊痛的张一凡一听到这话就来气,登时就跳了起来,气恼道:“臭老头你还好意思说,我从三岁开始就被硬拉着练武,只用了一年就接连突破进阶后天伤门,可就在那之后你就严禁我再次突破,说什么要巩固一下功力,但这一巩固就巩固了十四年,而且就连武技你也只教了我【罗汉拳】,【大力金刚腿】,【铁布衫】,【铁头功】,【铁裆功】,【一苇渡江术】和一门【九阳真经】内功而已,其他的还好说,就连【九阳真经】也要严禁我突破到第二层第二阳,硬逼着我在九阳第一阳里整整修炼了十四年,每次我快要突破时都要竭力按捺下来,都快憋死我了!”

啵!

张一凡的话刚说完,张元山朝着他的脑袋瓜子又赏了一个独门秘技?,痛得张一凡呀呀直叫。

“小鬼头你懂什么,我这是为你好知道不,你要知道,学武就跟盖房子一样,根基越深越厚,房子就越能盖的更高更稳健,反之,根基不牢,就算你盖的房子多快多漂亮,也不可能盖得高而稳健,最后楼塌人亡。”

张元山徐徐而道:“所以我只教了你这些皮毛,严禁你的修为和【九阳真经】的功力有再次突破,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以后能爬的更高,走的更远,这样一来,以后学更高深绝学也不会留下什么后患了。”

“还有,你这小鬼头不说还好,一说我就来气,你别以为偷偷的练就以为我没发现了,居然敢瞒着我暗地里偷学了几门绝学,【大力金刚指】和【般若掌】这两门武学我倒还可以原谅,虽然也是武林绝学,但不算太精深,但我没想到你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,连【金刚狮子吼】都敢偷着练,你知道不知道这可是武林里不可多得的绝世武学啊?施展开来不仅威力惊人,而且消耗极大,这都不是问题,问题这门绝学和【九阳真经】一样,乃《少林寺》的不传之宝,我们《隐龍門》的武学大多都与《少林寺》有极大渊源,若是被他人发现,随时都会给我们《隐龍門》带来灭顶之灾的!”

“哼,就你理由多,再说了,我们《龍隐門》来来去去也就你和我而已,要灭那还不容易。”

听完爷爷的解释,张一凡小声嘀咕了一番之后也终于明白爷爷为何要按压他的修为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以后不留下任何后患,看见爷爷如此为他费心着想,张一凡的心田不由流淌过一条暖流,接着道:“那你老实说,我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进阶后天杜门,继续修炼【九阳真经】第二陽啊?”

“快了。”张元山有些敷衍的嫌疑道。

“那‘快了’是什么时候?”张一凡心中迫不及待了。

“总之就是快了,小鬼头你问那么多烦不烦啊。”

张元山被问得心烦起来,直接又给了张一凡一记独门秘技,旋即把系在腰间的酒葫芦拿了起来,自顾自地就是猛灌几口,显得豪爽十足。

又被敲了一记响栗的张一凡痛的呀呀直叫,但一闻到浓郁的酒香之后,顿时双眼冒金光,口水更是疑似银河落九天,一发不可收拾,搓着两只手贼嘻嘻的说道:“臭老头…不,爷爷,我的好爷爷,您能不能也让您的孙儿尝一小口,不,半口,就半口而已。”

看见张一凡一副见酒如若见到美女一般的神情,张元山就一脸哭笑不得,当即又再一次赏了一个响栗上去,可怜的张一凡苦修了十几年的【铁头功】在爷爷的独门秘技面前,根本就毫无用处,一次又一次的被击的体无完肤。

“你想都别想,难道你忘了你十岁那年,偷喝了我的百果花酿液,结果发酒疯,差点没把我的《隐龍门》给拆了么?那次要不是老头子我的老骨头还算硬朗,恐怕早就被你这小鬼头拆成九节了!”

张元山回想起以八年前这小鬼头偷喝酒的那一幕,依然心有余悸,那次若不是自己功力深厚,还真没把握在不伤及他的情况下将其制服,也从那之后,张元山就严令禁止张一凡从今以后,没他的许可不得沾半滴酒物,这让极为好酒却毫无半点酒力的张一凡痛苦至极。

“有那么夸张么?”

张一凡自知上次是自己的错,所以脸容尴尬微红,只是因其太过好酒,表情有些委屈罢了。

“哼,不给就不给,我才不稀罕呢,我要去喂小金了。”

张一凡一边说不稀罕,一边却在偷偷瞄着爷爷手上的酒葫芦直咽口水,然后运起了绝顶轻功【一苇渡江术】,轻飘飘的飞身离去。

“记住,要千万小心别让人看见你身上的两个纹身,也别使用【九陽真经】的武功!”张元山喊着。

“知道啦!”

张一凡回头大声回应道,运行【一苇渡江】闪速穿梭于山林间,然后很快就消失在张元山的眼前。

“这臭小鬼的功力真是越来越浑厚了,看来,要想再压住他的功力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,想不到他仅仅用了十四就有如此功力,天翔啊,我记得当年你用了十六年吧!果然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啊……”

张元山看着张一凡很快就逐渐远去消失的身影,心中不由一阵感慨,当他转过身来望向灵台上的那两个灵位时,脸容却是一阵阵的落寞和愧疚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架空历史小说
  2. 修仙小说
  3. 婚姻爱情小说
  4. 男扮女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