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武侠 > 斩铁剑与焦尾琴

更新时间:2020-04-10 18:27:30

斩铁剑与焦尾琴

斩铁剑与焦尾琴 卜春萌 著

连载中 周剑黄琦

精选热书《斩铁剑与焦尾琴》是来自卜春萌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剑黄琦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僻静的山村,年幼的兄妹,因为一场屠杀,家破人亡。寒冬已至,只有彼此依靠,相互取暖,方能活命……江湖险恶,两个幼小的孩童如何生存,经历种种磨难,机缘巧合开始学习内功;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,一把斩铁剑与焦尾琴,一段血雨腥风的故事即将开始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华夏神州,自盘古开天,女娲造人之后,世间便多了一种生灵,他们自称为人族。

初生的人族非常弱小,经常被其他野兽吞噬,而后人族中有大智慧者,观摩野兽捕食之法,创造出技击之术,人族方能在这自然中站稳脚跟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技击之术又衍生出许多流派,其中最大的两个分支就是外功和内功。

外功注重肉身修炼之法,以打磨身体为契机,磨炼搏杀技巧为基础,只重杀伐,不重养生,故修炼之初异常强大,只是随着年龄的增大,武者气血开始衰弱,许多暗伤就会爆发,修炼外功的高手,通常寿命都不长。

而内功则与之相反,只注重调理内息滋养身体,从而延年益寿,然如此,搏杀技巧就差了许多,但修炼内功的武者并不在意,他们直认为,内息一直壮大下去,生命就不会停息,自然能与天地同寿,达到飞升仙阙的目的。

而我们的故事,就从江苏镇江,龙岗村开始……

“哥哥,哥哥等等我!”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女孩,跟着一个大一点的男孩身后。

“快点,一会还得回家,要不爹娘会骂的!”小女孩两岁,男孩则是她的哥哥,今年四岁。

男孩身背后背着一个竹篓子,篓子有点大,如果男孩蹲下,篓子就刚好立在地上。

“哥哥,那我跑快点。你一会给我抓只小鸟!”男孩有些怕妹妹闹,只能答应。

“哥哥你看,那有好多哩,牛牛粑粑。”男孩朝妹妹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滩滩的牛粪在不远处的路上。

男孩大喜,带着妹妹就跑了过去,这些牛粪不算臭,已经在这里有两天了,只要捡回去再晒一天,就可以用了。

有人会问,捡这些牛粪干嘛?那个年代,牛粪可是个生火做饭的好东西,牛吃进去的草很多都没消化完,拉出来后,只要晒干了就极易燃烧,而且没多少烟子。

男孩直接用手捡起牛粪,往身背后的篓子里装,妹妹也学着哥哥的样子,把牛粪放到哥哥背后的篓子里。

兄妹二人拾了半篓子牛粪就准备回去了,因为天儿快黑了,而且再捡多了就背不动了。

“紫竹开花七月天,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欢,手跨紫竹篮,身穿紫竹杉,美丽的紫竹花开胸前,采了一山又一山,好像彩蝶飞花间,紫竹开花七月天,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欢,手跨紫竹篮,身穿紫竹杉,美丽的紫竹花开胸前,采了一山又一山,好像彩蝶飞花间,紫竹开花七月天,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欢,手跨紫竹篮,身穿紫竹杉,美丽的紫竹花开胸前,采了一山又一山,好像彩蝶飞花间,采了一山又一山,好像彩蝶飞花间”兄妹二人一起哼起了《紫竹调》,一路边走边唱,来到了龙山山脚。

龙山不过是个小山包,高约二十来丈,山上丛林密布,却没有什么猛兽,就连狼也是很少见的。

“哥哥,哥哥,我要小鸟!”

男孩看着自己的妹妹,无奈的放下篓子,抬头看了看,确定了一棵树上有鸟巢后,男孩双手抱着树,双腿用力一蹬,不一会就爬到了树中央,伸手在鸟窝里摸索,只是鸟没摸到,却摸出来一些鸟蛋,他将鸟蛋放进母亲给他缝的小荷包里,便从树上一跃而下。

“哥哥,小鸟鸟呢?”妹妹喜滋滋的对哥哥问到,鼻涕都快拖到嘴里了都不自觉。

“今天没有小鸟,不过我找到了鸟蛋,我们回去把它们孵出来,你就有小鸟了。”

“好嘞。回家孵小鸟咯,我要做鸟妈妈,哥哥就是鸟爸爸!”妹妹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哼着歌,哥哥在后面背着篓子吃力的跟着,夕阳西下,一路欢声笑语……

“娘,娘,我们回来了,你看哥哥给我掏的鸟蛋!”妹妹献宝似得把鸟蛋拿给自己的母亲。

“你们去哪了?糊的跟个小泥猴子似得,你哥哥呢?”

妹妹见母亲有些生气,畏畏缩缩的说到,“哥哥在外面晒牛粑粑,我们出去捡牛粑粑了。”

“唉,没事不要出去乱跑,快,洗手去,一会就吃饭了,脸也洗洗!”母亲从妹妹手中接过小荷包,催促着她去洗漱。

男孩将牛粪铺在自家院子之后也去洗了手,坐在院子里休息。

“栓子,没事别带着二丫出去乱跑,外面那么危险,知道吗?”母亲对着男孩说到。

男孩笑了笑,“娘,我们不去多远,就捡捡牛屎,爹爹下地干活够辛苦了,完了还要去砍柴,我只是想他能多陪陪我们。”

母亲听了男孩的话,眼角有些湿润“娘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,好了,不说了,一会爹回来了我们就开饭。”母亲进屋去了,留下男孩一个人在院子里休息。

突然一双小手从背后蒙住了男孩的眼睛,“猜猜我是谁?”

男孩认真的想了想,“小猫?不对,小狗!”

二丫生气的放开了手“哥哥是小狗,二丫才不是哩!”

栓子见二丫生气了,赶忙学着小狗叫“汪,汪汪!”只把二丫逗得咯咯直笑。

天色有些晚了,栓子,二丫和母亲坐在屋里饭桌上等着父亲回来,父亲没回来,谁都没动筷子,二丫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直流口水,乘着母亲没注意,二丫悄悄地把手伸向了其中的一盘菜,她的动作,却被栓子看见了,啪的一声,栓子伸手打在了二丫手上,二丫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,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。

“家里的,我回来了!”母亲听到呼喊,急忙跑去开门,从父亲背上接过柴薪,父亲去洗漱了一番,一家人才开始吃饭。

突然,母亲想起了什么,转身从厨房里端出一个盘子,盘子里七八颗鸟蛋滴溜乱转。

二丫一看见鸟蛋煮熟了,眼泪都下来了,“坏娘亲!哇,我的小鸟鸟,你还我小鸟鸟!”二丫不管自己饿不饿了,就开始哭起来。

母亲有些尴尬,呆呆的不知道怎么说话了,栓子赶忙说“二丫,别哭了,咱们明天再去捉几只,你要多少,哥哥都给你,好不好?”

二丫抽泣到“你说的是真的?我们拉钩,谁说谎就是小狗!”

栓子赶忙答应,父亲在一旁看着,他是个老实的庄稼汉,不善言辞,看见一场危机被自己的儿子化解,就坐在一旁嘿嘿傻笑,然后拿起鸟蛋开始剥壳。

第一颗剥好给了栓子,第二颗给了二丫,第三颗给了自家媳妇,就这么轮了两圈,只剩两颗,自己吃了一颗,又给栓子了一颗,栓子见自己妹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又把自己碗里的鸟蛋给了妹妹,二丫才破涕为笑,一家人就这么其乐融融的吃着饭。

晚上,栓子带着二丫睡在里屋,父亲母亲睡在外屋。

栓子一家姓周,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龙岗村,和他父亲一样,祖上也是在地里刨食。

母亲是隔壁村子的,姓吕,栓子和二丫都是乳名,孩子要大些才能起名字,免得被阎王惦记上,叫小鬼勾了魂去,所以不管是父亲母亲,还是村子里的人,都管他兄妹这么叫。

竖日,天一亮,父亲就带着农具出门了,二丫则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哥哥。

“哥哥,起床了,我们去抓小鸟鸟。”

栓子挥了挥手,“让我再睡会。”

二丫有些生气,“哥哥说话不算话!哥哥是小狗!”说完哇的一声哭了。

栓子拗不过她,只能起来了,女人的脸就是六月的天儿,说变就变,更何况两岁的小女孩,二丫见哥哥起来了,马上就露出了笑容,也不管眼泪擦没擦干净。

兄妹二人洗漱完了,栓子又背起他的竹篓子,拉着妹妹出门了,还是和昨天一样,他们二人先去捡了半篓子的牛粪,栓子才带着妹妹去了龙山,一路欢声笑语不断,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,村子的方向,开始飘起了浓烟,砍杀声哭喊声不断。

“哥哥,你看,那有鸟鸟!”

“嘘……”栓子敏捷的爬上了树,蹑手蹑脚的靠近着鸟窝,栓子猛的一出手,抓住了一只麻雀,却还不甘心,将鸟窝里的蛋全部放进了荷包。

栓子正准备从树上下来时,瞅见了村里的浓烟,这个时候怎么有人造饭?不对!那不是做饭时候的烟子,做饭时的烟不会是黑色的,如果是黑色的烟子,那饭做好了也吃不得了!

栓子赶忙跳下树,拉起自己的妹妹,往靠近村子的方向跑。

来到离村子近一些的林子里的时候,他二人藏身在草丛里,栓子怕妹妹哭喊会坏事,于是死死的捂着二丫的嘴。

听着村子里传来的哭喊声和砍杀声,栓子吓得小脸惨白,二丫也死命的挣脱着栓子的手,只是力气太小,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他兄妹二人等到村里渐渐安静了,也不敢回去,只能再默默地继续待在草丛里,直到天完全黑了,栓子才拉起妹妹,往村子里走,只是一路行来,没有了熟悉的招呼声,只有地上零星散落的血迹……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  • 第一章 山村
  • 第三章 乞儿
  • 第四章 逃跑
  • 第五章 黄琦
  • 第六章 拜师
  • 第七章 朋友
  • 第八章 天分
  • 第九章 青皮
  • 第十章 兰芝轩
  • 第十一章 老乞婆
  • 第十二章 花魁
  • 第十三章 授艺
  • 第十四章 正邪
  • 第十五章 善恶
  • 第十六章 缘由
  • 第十七章 大考(上)
  • 第十八章 大考(中)
  • 第十九章 大考(下)
  • 第二十章 兄弟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
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

回复斩铁剑与焦尾琴或者回复书号7447 阅读全文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