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穿越 >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

更新时间:2020-03-25 10:57:31

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

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榎月十七 著

连载中 奚筱南宫伊

人气小说《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》由著名作者榎月十七最新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奚筱南宫伊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为了偿还积分,奚筱被迫三度穿书,目标是追到男主。只是初见,她便明白了,那厮的人设竟是朵高岭之花。于是她决定曲线救国,企图将男主的软萌弟弟先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助攻。原著中的弟弟,是金融世家小少爷,身子有疾,命舛数奇,最后抑郁离世。为了让他这一世不走歪,乖乖替自己出力。他的劫,她解;他不开心,她哄;他不爱出门,她带。只是一场系统bug过后,她脱离失败,这才发现他——压根就没好好做过人!撕下乖张面具的他,却是西姜市最阴恻狠戾的重生大佬。不少人还没出手就被他害惨,只觉得锅从天上来。唯对她,他乖乖认栽,甘做她的小尾巴。先认错:我的确害过你。奚筱:?!!再卖惨:可是我身心都有病,奚姐姐你是知道的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凌晨六点,天寒地冻。

“砰!”

刺鼻的焦油味迅速飚散,夹起火星子的噼啪声。

路过的人纷纷驻足,聚集在了附近的人行横道上。

这是一起交通事故,起因尚且不详。

有热心肠的人踱过去,嘴里哈出大团雾气。

“喂,110吗?你们快派路警过来,昆北路段这刚刚出车祸了!”

余下人不免碎碎细语,神情后怕。

“肯定是那司机闯了红灯!”

“好可惜啊,好不容易养这么大一姑娘,估计是活不了了。”

陆续有议论声飘至车下,女孩挣扎着动了动腿,可惜幅度太小,并没能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她脑子昏沉,只感觉自己这件新买的羽绒服,开始变得越来越重,似乎是吸取了什么,并有着愈加变快的势头。

是血么。

自己是出车祸了么。

啧,可真疼啊......

弥留之际,她忽的虎背一震——

雾草!这破车司机一看就没钱啊!医疗事故费阿赔得起啊?!

西姜北郊,一处别墅。

晚秋时分,冰凉的圆弧落地窗正隐没于暗色,直至八点过后,灯起,四周顷刻亮如白昼。

陆续有名流从加长版劳斯莱斯里下来,车门一合,高跟踩碎遍地梧桐落叶。

堂皇的大厅里,琴音曼妙,红酒高脚杯不断碰撞。

这是幢百年的西洋别墅,构局精巧,空间被完美割锯。通亮照过走道,最终消失在诡静的深处。

一扇刻着浮雕的铜门,伫立在那,被人从内牢牢锁起。

里面无光,一片死寂。

透过月色,勉强能看清满壁贴着的格纸。

上面,充斥着各种方形、圆形,甚至是不规则的线条,笔触用力,划痕狰狞。

它们扭曲攀爬,最终回归原点,形成死路。

房间里的男子,指尖挑动,拨出手机上的一串数字,耳机有了信号,在寂静里发出微弱蓝光。

里面传出回应,“已经撞晕了。”

“好,”他淡淡勾起嘴角,殷红的唇似喋了血:“账户密码等会给你。”

电流的频率迅速消失。

他摘掉耳机,垂手在膝盖上,抠住关节,猝然捏紧。

“呵......果然是双废腿。”

嗓音幽深,似诡谲暗涌的深海。

而后手臂用力,带动了身下的轮椅。

橡胶的皮质碾压过冰凉的大理石。

男子拨开帘子,停在了瓷白的浴缸前,里面盛满了水,还在冒着热气。

片刻后,里面激起了剧烈的水花,很快,又回归了平静。

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刀柄,白亮刀刃偏转,映出了双琥珀色的瞳仁。

里面粘稠,宛如裹了垂死挣扎的爬虫。

“嘀嗒——”

月光透过珠帘,错乱地投影在这具肉体之上。

红白交织,鲜明异常。

浴缸里的水,渐渐墨红一片,散发出铁锈的味道。

房间的大床上,还坐着一个熊娃娃,毛绒的内部,是早已稀烂的棉絮。

它是笑的。

那是——孩子般的,最纯净的笑。

男子还有意识,长睫微颤,恍若刚破茧的幼蝶。

他对手腕上割破的动脉仿佛是无知无觉,只有那松动的唇边,勾起抹幽暗病态的快意。

这是他拥有记忆的第三世了。

第一世,他逆来顺受。

唯一的情绪波动,无非是见到那柔弱的奚姐姐,为了爱情,居然跑进教堂破坏哥哥的婚礼,可惜,她最终还是白白送了命。

第二世,他神经绷紧。

不知为何,越靠近哥哥婚礼,他对许多事物似曾相识的感觉,就越加明显。直到某天,记忆开闸,而后他才知道,原来那天是奚姐姐跳了楼。

第三世,也就是这一世,他醒了,彻底醒了......

这个世界可真脏啊......无论是明面上的又或是地底下的......

太恶心了,于是他一个不漏地报复了回去。

而待一切尘埃落定,他仿佛都能看到株株血色的曼珠沙华,开始绽放在了他那片亲自炼就的新鲜血海里。

烂漫至极,惊心动魄。

那里是炼狱,可是他却去不了。

多么讽刺啊。

罪孽犯尽,却求死不得。

只有重生,永远是周而复始。

像个恶性循环。

可是没关系,下一世,他还拉了一个人过来。

通过第三世的试探,他发现了一个秘密——前两世那反常的奚姐姐,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奚姐姐,而是一个并不属于这里的人。

就是她唤醒的他。

那么......凭什么她就能随心所欲地离开?!

不,不可以。

她得回来,而这次,他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......

熊娃娃的旁边,被扔着一个尚还亮屏的手机。

上面,正记录着某个软件的删除进度。

96%.....97%......98%......

屏幕黑下的瞬间,软件删除的进度刚好完成至百分之百。

一周后。

终于有人想起了这间锁死的房间。

有佣人站在门前,鼻腔里满是从门缝里,传出的浓重锈铁味。

很快,警车呼啸而至。

警官进行笔录。

“死者姓名,年龄和身份。”

“南宫家二少爷,南宫伊,23岁。”

“明明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怎么会一周后才发现他已死去?”

警官面色凝重。

报警的佣人愣住了。

是啊......他是南宫二少爷啊,在他们眼里,怎么、怎么会这么没有存在感......

“二少爷平时就不爱出门,我们也习惯了。”

她下意识摸了摸鼻子。

微表情,代表撒谎。

警官正在记录的笔,在纸上化出一道深印。

“那基本出门一次的间隔是多长?”

她声音一点点弱下去,“两天......”

他啪的合上笔记本。

“这次是因为忙着大少爷的婚后宴,我们才疏忽掉二少爷的。”

佣人急忙补充道。

“好了,你们都随我去警局备案吧。”

警官扫了后面几长排的佣人。

南宫家果然是富贵,只可惜人情冷暖,他们自知。

自己二儿子死了,南宫一家,包括那大儿子,都还在巴厘岛度假。

婚宴?

呵,直接变丧宴吧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