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短篇 >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

更新时间:2020-04-08 16:08:13

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

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 小小姐 著

连载中 沈昱辰舒锦

《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》小说主角名为沈昱辰舒锦,是作者小小姐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短篇小说,目前正在落初连载。全文讲述了新婚之夜,丈夫却带了别的女人在新房翻云覆雨。被他亲手推下楼梯,流产的那刻,她发誓,这个爱了十年的男人,她不要了

精彩章节试读:

贴满喜字的房间,却冷冷清清。

舒锦拖着沉重的步伐,在房间门口停下脚步,房里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柔情的娇喘。

她的心口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着,令她难以喘息。

今天是她和沈昱辰的新婚之夜,没有隆重的婚礼,只是简单的至交亲友们吃个饭,但他还是中途离开,留给她的只有难堪。

站在门口,她犹豫着,害怕推开这扇门。

正在此时,沈昱辰开了门,他***着精壮的上身,小麦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红色唇印,深邃的眼眸有一闪而过的暗芒。

“你来干嘛?”沈昱辰冷漠地问,眼前的女人似乎跟他没有关系,就像是在问一个陌生人。

房间里面的女人扭着腰身走过来,挽住沈昱辰的手臂,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,看了一眼舒锦,而后楚楚可怜地说:“昱辰,我先走了。”

沈昱辰将女人拥入怀抱,低头一吻,微笑着说:“不用走,今晚就留在这里。”

他收起笑容,看着舒锦,面上带着嘲讽,“还不走?”

舒锦极力忍住眼泪,弱弱的声音颤抖着,“你们好好休息,我去客房睡。”

话落,她就背过身,往隔壁的房间走去。

沈昱辰冷笑了一声,将门用力关上。

舒锦躺在床上,耳边是两人的嬉笑打闹声。她侧身躺着,眼泪簌簌。

她知道,那个女人不过是他故意找来气她的,让她难过的。

他们的婚姻就是商业联姻,只为了两家的利益,他对她毫无感情,甚至是厌恶,被迫娶了她,也是因为要保护心底最深处的人。

从下定决心嫁给他那一刻起,她就做好了准备。即使他一点都不爱她,她也不会放弃爱他。

带着悲伤的情绪,舒锦睡去。醒来时候,已是中午时分。

沈昱辰已经走了,房间里一片狼藉。

舒锦目光暗淡,独自一人坐在客厅沙发上。

门外传来开门声,她惊讶抬头,沈昱辰怒气冲冲地走到她面前,掐住她的脖子。

“舒锦,你胆子不小,还敢去告状!”

他一大早就被叫回沈家主宅,被父亲责骂昨夜之事,可想而知,除了她,还有谁敢去沈父面前说他的是非。

她被掐的喘不过气,艰难地开口,“昱辰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还装?你敢说你没告诉我爸妈,我昨晚没和你圆房,还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吗?”沈昱辰嘲讽一笑,“你就这么想上我的床?”

“我没有,我不知道!”舒锦用尽全身力气,将他推开,眼里有难以察觉的痛苦。

“呵,除了你还有谁,你这心机深重的女人,当初逼走晚晚,逼我娶你,现在还不满足,还想给我生孩子?”

“我没有逼走她!不是我,昱辰,我根本没有。”她着急地解释,害怕他误会自己。

“你一直以来都费尽心机讨好我父母,不就是想让他们认可你,所以晚晚才会离开我,都是你逼走她的!”

舒锦向前一步,拉住他的手,急切说:“昱辰,你相信我,我没有逼走她。”

沈昱辰用力甩开她的手,她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。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,***!”

舒锦泪盈于睫,咬了下嘴唇,轻声呢喃着:“为什么不相信我,我是你的妻子。”

“你不配当我的妻子!”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,毫无任何感情,尽是冷漠不屑。

八个字如牛毛细针,一针一针扎进她心脏最深处。

自从十五岁认识他以来,她爱他爱了十年。所以,沈家提出联姻的时候,即便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陆晚,不会爱她,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嫁给他。

她知道他和陆晚相恋多年,他深爱着陆晚,所以才会担心沈父的威胁,被迫娶了自己。

她抱着一丝希望,相信总有一天,他能看到她,能喜欢上她。

“你不是想给我生孩子吗,我满足你!”愤怒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。

沈昱辰一把抱起她去往卧室,将她重重扔在床上,欺身而下。

他撕开她的衣服,肆意柔捏着她胸口的柔软,宽厚的大手一路向下,探入她隐秘处。

舒锦挣扎着,奈何,两人力量相差悬殊,她依旧被死死压着。

“不要,昱辰,求你……”

伴着她崩溃的哭声,他毫无准备地挺身,剧烈地要着她。

舒锦停止挣扎,也不哭也不叫了,像一个死人一样躺着,任由他折磨,心痛到无法呼吸。

感受到她的静止,他停下动作,低头看向她,小女人满脸泪痕,目光呆滞。突然间,他的心像是被某种利爪挠了一把。

嗤,你居然心疼她,这都是她应得的,这个世上谁都值得可怜,只有她不值得。

沈昱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,从她身上起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满足你了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给我把嘴巴闭的紧紧的。”

舒锦全身疼痛,尤其是下半身,像是被撕裂一般。

“知道了。”她艰难背过身,抑制住悲伤的情绪,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“呵,想不到你还是第一次。”沈昱辰目光瞥向浅色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,唇角微勾。

舒锦紧紧抓着被单,缩了缩身子。

她如此珍贵的东西,就这么被他粗鲁夺去,一点都不怜惜。她想,如果是陆晚,他一定会无比温柔吧。

直到沈昱辰离开,舒锦才放声大哭。

后来的日子里,沈昱辰总是夜不归宿,在外面花天酒地,和许多女星传着绯闻。有时候,他还带着别的女人回来过夜,将她当做空气,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。

她为了两人独处,家里没有请仆人,她知道,他带女人回来,是故意恶心她的。

有时候,他会一身酒气回来,然后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发泄,他要她,总是要的特别凶猛。

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是错的,哪怕她知道,她还是愿意忍受这一切,只是因为她很爱他。

他们是隐婚的,这是他和她结婚的唯一条件,她知道是他害怕陆晚知道他结婚后会再也不回来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