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短篇 > 春华竞芳

更新时间:2020-09-28 19:15:48

春华竞芳

春华竞芳 古已 著

连载中 柳黎李苏彧

春华竞芳主人公叫柳黎李苏彧,是作者古已倾心巨作,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。全书主要讲述她醒了,醒于及笄之年,内宅朝堂平静之时。什么?有人算计母亲连带着也想搞死她?来吧,前世今生的账一起了结!只是怎被腹黑的魔王盯上了?“柳姑娘,本公子瞧你像极了一个人。”“何人?”“本公子的内人。”——“我这一生里,算计过,筹谋过,苟且偷生过,经过两世母亲之死,从孤身一人到举目无亲,在我孤军奋战与柳家周旋替母亲报仇时,那个少年的出现,是我从未有的安稳……”很多年很多年后。他说:“柳黎,怎样才算深情?挫骨扬灰还是、万劫不复。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北晋,天顺九年,冬。

一连几日的大雪,似乎要把这片天地给淹没,放眼望去天地间皆是白雪皑皑。

随着寒风刮过,雪沫从枯木延伸出来的枝丫上簌簌落下。

除了偶尔的寒风呼啸声,天地间只剩下一辆马车艰难辙碾过厚雪的声音。

“吁!”声音在寒风中打旋。

马车停下,高大的骏马低喘着发出咈哧声。

赶马的侍卫跳下雪地,厚实的棕靴踩在雪中发出咯吱、咯吱的声音。

他小心翼翼的靠前走着,直到看清已被积雪掩盖得差不多的东西时,连忙转身。

随着脚步的加快,踩着厚雪的声竟些许的刺耳。

“姑娘,雪地中有个人。”

厚厚的门帘子许是因着寒风吹动,艰难的摆动一下。

紧接着传入一道清冷声:“是死是活。”

常川往雪地看了一眼皱眉:“应该没气了。”

毕竟这天寒地冻的。

“赶路要紧。”

常川往马车门帘看了一眼,姑娘这是不管了。

也对,他家姑娘从来就不是个喜做好事的。

接着,马车又开始在雪地中行驶起来。

马车中。

少女伏案而坐,目光却没有落入手中的宗卷上。

一连半月的赶路,她早已厌烦至极,家中的事情更是让她幽邃的瞳眸中闪过一缕戾气。

把手中的宗卷仍在一侧,她直起身子,伸手挑开帘子往外看去。

视线有那么瞬间扫在几乎整个人都被大雪掩盖的男子侧脸时,少女脸色微变。

她说:“停车。”

“姑娘怎么了?”常川紧勒缰绳,马车缓缓停下。

“去看看那人死了没。”

语气如此冷漠,常川好奇小主为何突然改变主意。

他跳下马车走到雪地中男子前,在见到就算脸被冻的青紫,唇上干裂的血迹,容颜仍旧不俗时,常川挑眉。

蹲下身子伸手探了一下鼻息以及脖颈处。

好半晌,他才往马车看去:“还有气!”

“带走。”少女说完后便放下帘子。

常川疑惑,但仍旧拖着吊着一口气的男子往马车而去。

砰!

男子被重重的扔进马车中,少女往边上靠了靠。

她说: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母亲病重,也算是积德行善了。”

常川听着解释,翻了翻白眼,便放下门帘继续赶路。

柳黎的目光落入男子的身上,腹部处的布料上是清晰可见的血迹。

伸手拿起棉被随意的盖在男子身上,她还没有好人到替人宽衣解带的救人性命。

不过想这厮的前世,柳黎收回目光,她重新拿起宗卷。

看着宗卷上的‘赵氏’二字时,视线再一次的落入男子的脸上。

前世……

前世赵氏五郎年少成名,马踏狼烟,横扫蛮夷,若不是英年早逝,又该是有怎样的人生?

就像一颗流星划过天际,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替北晋扫平蛮夷,平定北境之地一般。

“姑娘,到亥时初应该能抵达顺州,应该,应该能见到夫人最后一面。”常川的语气越来越小。

闻言,少女黑眸一沉,隔了许久,才说:“知道了。”

亥时末。

马车进入顺州,车轮轱辘声在夜深格外的清晰。

约莫过了一刻钟,马车停在柳府大门。

柳黎拢了拢雪白的大氅,弯身走下马车,道:“趁着夜深,把车中那厮安置在兰园。”

常川闻言,垂眸恭敬道:“是,姑娘。”

柳黎看着昏暗的光线下仍旧能清晰看到牌匾上‘柳家’两个大字时,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一沉。

收回目光,往大门走去。

常川率先敲了门环。

守门小厮提着灯笼看清站在大门前的少女模样时,心神一提,连忙打开大门。

“恭迎大姑娘回府。”小厮的头垂的快要贴到胸口之处。

小厮的举动让柳黎多看了一眼,她没有多留,直接往东苑而去。

待柳黎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小厮连忙说:“赶紧通知二夫人,大姑娘回来了!”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
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

回复春华竞芳或者回复书号9172 阅读全文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