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穿越 > 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

更新时间:2020-10-16 07:08:29

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

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 云卷风舒 著

连载中 林宛宛纳兰辰逸

《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》是作者云卷风舒最新完成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,情节扣人心弦,过目不忘,题材新颖,值得一看。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小说试读:风吹着他的长发飘逸,虽穿着甲胄,仍可见阳光里他俊美无双的脸庞,她知道,是他,她终于又见到了他。只是不想,再一次见面,她已是亡国公主,正是他,亡了她的国。就算是穿越的身份,也不能淡定面对这事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这是大漠的夜,静得连风吹沙子的声音都能听得到。夜空无边无际,如幽蓝的玉,圆月,如撑满拉足的弓,饱满,高悬天际。随时都听到狼的嚎叫。

只是,如此美的天空之下,却是一堆堆的闪着寒光的尸骨。

几日前,就在这个宁静的大漠,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役,强大的梁国一路攻下,北汉战败了。于是两军先退回。梁国正等待时机最后一击,北汉则处于濒临灭亡之际。

几只苍鹰在头顶回旋着,不时丢下几声嘶鸣。

林宛宛漫无目的地飞着,面对下面的血流成河,尸骨成山的阴森场景,竟是一点也不怕。

因为,她现在还不能称得上是人,只是一缕无形无影的魂魄。

林宛宛还记得,就在三天前,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的顶尖特工,在完成了一次重要任务要回组织的时候,忽然,她的事业同伴,也是她相爱多年的男朋友林伟,在她不经意间给了她致使一枪。

她倒下了,最痛的不是子弹戳破心脏,而是心的碎裂。她不觉张大眼睛看着他,问他为什么。

那张英俊的脸刹那间扭曲起来,多么可怕,他说:“宛宛,这次的功劳,你就让给我吧,我也要成为顶级特工,对不起,宛宛。”

宛宛的魂魄渐渐飞升起来,看到这个英俊的男子在杀死她之后,领走了她的军功,获得了荣耀与地位,他那英俊的脸上的笑容如此刺痛她的心。可是,她却无法再多留一刻,更是无法报这个仇。身体旋转飞起,然后,她扭头离开了那个时空。

也许是上天都可怜她,给了她重生一次的机会,让她的魂魄穿越到了这么一个史书上没有的朝代。

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,她知道重生有个规律,如果在三天内,不能找到一个刚刚断气的身体,占据那人的身体,她的魂魄就要被寒冷所击散,她将再不能重生。

可是她不能找一个死人,她得找一具生死弥留之际的身体,才可以复生。

可是,这地上的死尸全都死了三天以上了,如何找得到合适的尸体?

她越来越感觉冷,她想,她没多少时间了,难道一定要等着寒气将会将她的魂魄击散,成灰烬吗?

正焦急间,忽然看到遍地白骨之中,倒着一对母子,那母亲全身都是血,可是还是紧紧抱着一个孩子,那孩子腹上有一刀,看来是快死了。

林宛宛大喜,希望这个孩子快些死,一死她就可以钻进他的身体内,她就能重生了。

“娘,我不想死。”那孩子哽咽着,抱着母亲的脖子,声线越来越微弱。

“阿木,希望你下辈子投胎,不要成为军妇的孩子。”母亲泪流满面,深凹进去的眼睛射出无助的光。

林宛宛的心微微有些触动,她前世是特工,懂一些生存技能,凭孩子的伤势,料定只要受到好好照顾,是不至于会死的,可是,如果这孩子不死,她就不能重生。

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,没有时间了。

“娘,你一定渴了吧,饿了吧。”那孩子忽然捡起身边的刀,朝自己手臂上割去,哗!血流了下来,孩子连忙用手掌接住。

“阿木,你--”母亲惊呆了。

孩子伸手抚摸了一下母亲干涩的嘴唇,“娘,您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,既然孩儿是一定会死的,不如娘亲您代孩儿活下去吧。”

孩子从手臂上割下一块肉来,递到母亲的嘴边。

母亲发出痛苦的嚎叫。

就连林宛宛看到也无比心酸起来,不行,不能让这个孩子死!这么孝顺的孩子,怎么能死?

可是,怎么救他呢?

对了,那边不是有一行巡逻的人吗?

叫他们过来救孩子!

可是马上她就叹了口气,唉,她不是人好不好?她的叫声那群人能听得见吗?

可这时,却见一群巡逻队自行走过来了。

那母亲见有人过来了,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呼:“快救救我的孩子求你们了!”

“主帅,前面有对母子,身上的衣服,好像是敌军的。”林宛宛听到那探子是这样对那个主帅回来的。

林宛宛是魂魄,听力十分得好,只听那主帅的声音很温和,很好听,“不管是北汉人,还是我们梁国人,既然是在呼救,我们就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那行巡逻队缓缓走来。

如银的月光照出了为首那主帅的模样。

他穿着银白色的铠甲,头盔如雪般的白,将他的一头青丝拢到脑后,长长的缨带垂下,随风飘曳,他的脸比天上的月亮还要皎洁,晨星般的眼睛,花瓣一样的唇角,坚挺的背脊,如此美如谪仙的男子,林宛宛在看到他的刹那,全身颤了颤。

林宛宛从未见过比他更英俊的男子!

不但长相俊美,而且脸上的神色如此温和,如此安静,任何一个受伤的灵魂若是看到了这样的脸,都会安静下来,得以抚慰心伤。

她的眼睛再也无法从男子身上移开。

主帅斜勾唇角,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眼中射出温和的关切,伏下身,在那个孩子手臂上,身上的各处伤痕上打了好几个绷带,然后,扶起那个一直跪拜叩头的母亲,说:“带他们去营里,好好养伤。”

“主帅,可是,他们是北汉人,也许是奸细呢。”部下的人说道。

“他们不会是奸细。”他只说了这一句,就朝前走去。

那个叫阿木的孩子,就这样得救了,跟在几个兵士身后,与他的母亲,一道儿朝梁国军营走去。

而林宛宛,还是如此陶醉于眼前这个主帅的美,乘着风,跳上了他的肩头,一屁股坐下来,并且舒展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。

她只是一个没有重量的魂魄,不管怎么抱他,他都应该没有感觉才对。

可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,竟扭头朝后看了看,当然,他是什么都看不到的。

她一直依在他身上,让他的体温暂时温暖着她的魂。她知道,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。

唯一带给她希望的孩子却没有死。

那么,就让她在生命的最末时刻,就这样抱着这个美男,好好地,依在他身上,享受最后的温暖吧。

主帅没走多远就回到军营里。

营地里全是执刀带甲的守卫,她就这样依靠在他身上,跟着他接受着兵士们的行礼,她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来。

主帅似乎很得兵士们的爱戴,所过之处,兵士们脸上都是温和的笑,似乎与军营里肃杀的风很不协调。

然后,她跟着主帅走进了主帐营。

“奇怪,怎么浑身汗粘粘的,好像托着两个人的重量一样。看来是时候要好好洗浴一下了。”他伸手挠了下肩膀上的肉,他的手滑过她的身体,落在他的肩膀上,她的脸红了。

浴桶搬了进来,热水被放满。兵士们都退下去。他将腰上的那杯长刀挂在兵器架上。

四合的帐篷里,昏暗的烛光中,她看到他缓缓脱下了一身的甲胄,露出了玉白而结实的胸肌。

她不觉有些羞涩,她还是第一次这样面对一个全身光裸的男子。

她看到他抬脚走入浴桶,坐在浴盆里,水升到他的胸前,缓缓上升的热气在帐子里氤氲一片,空气中是一片旖旎,她忍不住也跃入水中,紧紧贴着他。

他是怎么也想不到,帐子里还有一个她存在吧,她不觉偷偷一笑,更近地打量着他。

这是多么年轻俊美的人儿呀,他应该十五六岁左右吧,可是眉毛却微微蹙着,好像隐着很多心事,眼神中射出来的光如此老练与深邃,叫人捉摸不透。

她不觉伸开舌头,舔着他的胸肌。

也许他是感觉到了什么,他闭上了眼睛,呼吸有些粗重起来,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,喃喃道:“怎么感觉这儿还有人?”

她轻轻地笑了,在热水的浸泡下她全身竟有些温暖起来,便也坐下来,搂着他的脖子,将嘴唇凑上去,对上了他的嘴唇。

一阵湿润,她的嘴唇一路吻下来,舔湿了他的脖子,再慢慢舔到他的胸前。

水,打湿了她的发--如果真的可以打湿的话,她将头埋入水中,反正她也没有气息,连屏息都省了,在水中找到他的***,不断地舔着。

他全身一颤,张大眼睛看着浴桶之内,可是,没有,并没有看到人。

可是,明明感觉有个人,在与他很亲密地接触着,为什么他会看不到呢?

“你是谁?我知道你一定在。”他忽然说道,对着那一团热气。

她一怔,从水中抬起头来,怔怔地看着他。

四目相对,可是,只有她能看得到他,他却看不到她。

“我闻得到你身上的气味,你是谁?”他喃喃地问。

“我叫林宛宛。”她启动双唇,告诉他她的名字,可是他压根儿就听不到。

“不管你是谁,可是,我记住了你的气味。”他说着,抚摸了一下手臂,呀,他那本应光滑细致的手臂上,竟有一道深深的刀疤。

她一阵莫名的心疼,对上那道刀疤,用力吻下去。

奇迹出现了,那道刀疤,忽然不见了。

他那晨星般的眼睛熠熠发光,一阵惊喜:“虽然我看不到你,也不知道你是谁,可是,谢谢你治好了我的刀疤。”

她唇角一勾,依在他怀里。

可是,忽然,她浑身热得发慌,热得全身几乎要散架,只好飞升起来。

她越飞越高,越飞越高,看到他的身影越来越小,终于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。

她飞得很快,想将一身的热气给散发掉,一转眼,她飞到一座富丽堂皇的皇宫里。

雕梁画壁,勾逸上斜的檐角,此时却处处血流成河。

宫女们惊慌失措地逃逸着,大内侍卫拖曳着长长的宫装衣摆,手上举着带血的刀,在斩杀这些宫女。

有的宫女跳入了护城河内,有的从高高的城墙不顾一切地跳下,摔成了肉泥,而有些,则因逃不过这些侍卫的利刀,死于刀下。

死于自己人的刀下。

这一切的迹象,显示着,这个北汉,就要亡国了,北汉皇帝宣布,斩杀所有的女人,包括宫女,包括后宫三千佳丽,也包括公主!

因为,不可留任何一个北汉的女人,在世上忍受梁国男人的侮辱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  • 第1章
  • 第2章
  • 第3章
  • 第4章
  • 第5章
  • 第6章
  • 第7章
  • 第8章
  • 第9章
  • 第11章
  • 第14章
  • 第15章
  • 第16章
  • 第17章
  • 第18章
  • 第19章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
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

回复倾世将军:朕的笨丫头别跑或者回复书号d780 阅读全文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