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穿越 > 乱世

更新时间:2021-05-13 14:10:50

乱世

乱世 白如今 著

连载中 美沙亚厉云

精选热书《乱世》由著名作者白如今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美沙亚厉云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一位白衣卿相的奇遇故事。因为友人卷入复国战争。因为友人卷入爱恨纠葛。为了朋友,去过沙漠,见过女神,到过天空之城,遇见了神兽,抵达了石中世界,玩过了皇宫,闯过了青楼,到达了异世界。人、神、妖三界纷纭。在三界里挣扎,在爱恨里挣扎,在友谊与背叛里挣扎,生过,死过,遍体鳞伤。却终究没有后悔过。他只是个凡人,为了朋友却努力变得不凡,然而千帆阅尽,复国完成,他孑然一身,退出了历史洪流。历史上没有关于他的记录。他的故事只能流传在风里。他是白衣卿相。他是万人之友。他白衣黑发,颠簸过倥偬岁月。但他只是个追寻着朋友的凡人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  叶晋昭帝大和三年初秋。

  那个年代,处在中州的叶晋朝廷并不是全国的主宰——北荒之外的蛮夷之地有星野小朝廷,西南的边藏地区有吐蕃,南方的化外之地有南野之朝。还有水,火,冰,风四个妖怪的种族与人类并存。

  那是个动荡的朝代,江湖迭起而纷乱,无穷无尽的战乱,无穷无尽的争夺和纷扰。在那些分裂的国家之间,在那个动乱的江湖里。

  中原朝廷的地位是极低的——都抵不上那些零星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江湖门派,较大的江湖组织。其中,占据着统治地位,三分着江湖统治权的,是洛阳的青霜阁,汴梁鬼堡,和南疆的婆罗门教。

  故事,却是发生在萧瑟荒凉的北州。被沙漠覆盖着超过半数的国土,却零星分散着四方割据势力,三大圣兽,一位神明。

  占据主导地位的星野国;流浪于沙漠的游牧民族,大荒十九浮族;飘荡在天空不见踪影的风之国;以及人数最少,却占据着神明般主导地位,凌驾于死亡沙漠之内的,蝴蝶堡。

  纷乱的时代里,处处流传着关于三圣兽以及那位神明的故事。

  然而,那些故事已经成为历史。自从那夜起,大漠掀开了崭新的一页,迎来了诸神割据,人类并起的时代。

  是的,那个时代,叫乱世。

  月夜踏歌声

  荒漠边陲的气候,一入了夜,即使是再酷热的夏天,也是冷的要命,几乎滴水成冰。

  那种冷,是刻骨铭心的,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,一点一点的浸润整个沙漠,让即使是照在这片荒漠上的月光,都能冷凝出一片寂寥的惨白。

  边陲大漠虽然荒凉,却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如此。

  边疆的星野河畔,沿着那条清澈富腴的河水,建立起了由游牧民族组建的国家,被称为星野国。

  苍冷的月光,静静的照亮了流淌的河水,将那一片磷白,反射到了星野城外围的城墙上。月光掺杂着水纹,就这样哗啦啦地从城墙上倾泻下来,染白了城墙下富饶的土壤。

  城墙之内,宽大的道路将整个城池分割成若干固定的区域,却是严格按照天上的星象星群的样式来布局,真的可以称得上“星野”二字。

  越靠近皇城,众星拱月般,一连三匝分别是外城,皇城,宫城。外城是朝中谏臣文官和富商居住的寓所,皇城里居住的却是朝中亲贵和武将。最里面的宫城,才是皇帝居住的地方。

  的确是边陲的化外蛮族,重武轻文。文人和文臣的地位低下,只能居住于外城区域。

  现在,已经是夜里二更。不管是外城,还是内城,都一片寂静。街上巡逻的队伍刚刚经过,更夫在寂静的街巷里穿梭着,神色却有些凄惶不安。

  在打过三更之后,打更的老者忽而就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宫城那里林立的雕梁画栋,水榭高阁。

  然后,他却抬了头,朝着满天的星辰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  这一切的平静下面,却隐藏着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暗潮汹涌。

  宫城之内,西南角上,是一片环池的楼宇。星野城的帝王——星宣帝花了近四年的时间,命人在这里开凿了一片荷塘,注入了新鲜的活水,煞有介事的养起了红白莲花,各色锦鲤。

  这边陲沙漠里的小城,竟也有了中原的景致。

  做这一切,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宝贝女儿的心愿,让她能感受一下向往已久的中原风光。

  的确,星宣帝虽然也是妻妾成群,却只有一个宝贝女儿美沙亚——那是大漠上闪亮的明珠,沙漠里的水源和清泉,所有大漠儿女的骄傲。

  虽然只是小小的年纪,那个孩子却能歌善舞。

  受到了中原极大的影响,边陲大漠上的国家,却在建筑,衣着,甚至饮食上与中原极其相似。环池的“倚春望”宫阁,已经具有了中原宫殿的奢华与富丽。檐下垂着美玉流纱,氤氲着炉子里暖暖的雾气,温润的反射着月光。四下都有窄服宫衣的少女守候着,她们身上的衣服,有着中原的富丽,却也有着边陲大漠儿女的窄短,看起来干脆利落。

  那一片寂静里,似乎所有的人都沉睡着,无论是妙曼起舞的轻纱,还是守在殿外的窄衣宫娥。

  层层叠叠的纱帐深处,环绕着白玉金兰的巨大床榻上,覆盖着厚重柔软的雪裘皮。用狐腋毛织成的雪被拥在一袭小小的身形上,微微起伏。

  忽而,雪被里仓皇的伸出两只手,挣扎着,伴随着一连串令人心悸的尖叫!

  “父王……父王……!”

  外面的帘子动了动,三四个嬷嬷慌慌张张的进来,都顾不上穿外衣。

  “公主,公主怎么了?”一个老嬷嬷上前,微微摇动着梦魇孩子的肩膀,另一个已经端了盏灯过来,惊慌的看女孩子满脸的汗水与泪水。

  只有七八岁的女孩子终于惊醒过来,仓皇坐起,眸子里尤自滴着泪。

  老嬷嬷连忙摸出一方帕子,细心的擦着她眼角的泪,低声,“怎么了,公主殿下?”

  “嬷嬷,嬷嬷!”美沙亚这才从那梦魇里完全苏醒,紧紧地抓着老宫娥的手,声音颤抖着,“我做了个噩梦,梦见父王撇下我一个人走了,我怎么叫他,他都不回来!”

  孩子那一袭幼稚的梦话,却惊翻了一屋子站立的下人。所有人都沉默着不敢搭腔,心里各自胆战心惊。

  “嬷嬷……”美沙亚抹了一下脸上的汗与泪,微微平复了一下,“我热。”

  一旁的宫娥连忙取了柄白玉羽扇过来,细细的为她扇着风。

  “再睡一会儿吧,还不到三更。”老嬷嬷伺候她慢慢躺下,眉宇间却有了深不见底的忧愁,却终归不曾说什么,只是帮她掖住了被角。

  “我睡不着……”美沙亚怔怔的看着头顶的深色帐幔,忽而就问,“父王在哪个宫里,今晚上是谁侍寝?我要父王!”

  说着就爬起来,穿衣服。

  “太晚了,”嬷嬷努力想阻止她,按着她的肩膀,焦急,“明儿再去!”

  “不,我就要现在见父王!”孩子的执拗劲上来了,不顾众人的阻拦,快速的穿好衣服,松松的梳起了发,就往外跑。

  “外面冷,公主殿下,加件风衣!”老嬷嬷连忙胡乱的穿了衣服,拿上一件猞猁披风,带着四五个宫女追出去。

  去星宣帝的昭阳殿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今晚上并没有嫔妃侍寝,星宣帝一个人悄悄去了“星坠台”。

  所有的人都不敢忤逆这个长公主的意思,便任着她去了。

  美沙亚的雪色猞猁披风在寒风中滚动,身后就长长短短跟着一群下人。

  去往“星坠台”的途中,她无意的一瞥,却见花园各处的菊花,已经悄然盛开。

  美沙亚下意识的驻步,看那些名贵品种的各色菊花,在奢丽的支架里挣扎着绽放,空气里本来浮动的花香登时弱了,被菊花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所覆盖。

  美沙亚觉得有些怪——今年的菊花,似乎开得早了些。

  然而,她兴奋的挑了一朵开的最艳的,簪在了自己的衣领上,笑着看,边看边小声嘀咕着,“清妍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,这菊花都开了呢!”

  簪了花,她这才起身,朝“星坠台”的方向跑去。

  背后一圈人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,却皆变了脸色。提前怒放的秋菊,公主殿下竟然簪了一朵菊花……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是一个众人所不敢触及的咒语,生怕那谶语,就会在他们的指点中,变为真实。

  美沙亚终于来到了“星坠台”,却见外面并没有侍卫把守,里面也黑洞洞的吓人,不敢贸然进去,只是在门探头,细细的叫,“父王,您在里面吗?”

  良久,里面终于有了一声回音,淡淡的问。

  “是美沙亚吗?”

  “嗯!”孩子应了一声,呵呵笑着就要往里跑,那一圈下人不敢怠慢,也跟着往里进。

  “其他的人退下罢!”那个声音却冷冷喝止,和刚才的温柔派若两人。

  众人的脚步一下子就僵了,噤了声,战战兢兢的又退回来。

  不知道有谁,忽而就仰望了一下浩淼的星空,既而,就像传染一样,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,看着那星空,久久不语。

  ——似乎,是想将今晚的夜色,深深的镌刻在脑子里。

  “父王,你看什么呢?”

  外面一片阴暗,那“星坠台”上,却月光流转。

  “星坠台”其实是座楼阁,地面上铺着沉重的大理石,打磨得光可鉴人,映照着满天的繁星——屋顶是用金属制成的,安装着复杂的机璜,只消按动相应的按钮,就能将两半屋顶打开来,直面满天的繁星。

  地上有一方池,池里种着千年睡莲。虽然现在是夏末,那莲花也已经凋零了大半,一池枯叶铁梗上散着月光,宛如一层轻薄的白霜。

  里面极其清静,又冷,呵出一口气来,就似在夜色里凝固了,幻化成莲叶上滚动的白霜。

  美沙亚朝手心里呵了口气,却惊喜地抬着头,看满天星斗。

  真漂亮呢,那些看起来辽远的星光,此时却如此的接近,化成了孩子眼睛里的光点。

  “美沙亚,你过来。”

  “星坠台”里,一道铺着月光的石阶一直向上,通向那一眼看不见尽头的高处王座,座上的星宣帝忽而微笑一下,对着石阶上水池前的女儿,轻轻招手。

  美沙亚欢喜的笑了一声,提着衣摆跑动起来,空空的脚步在宽旷的楼阁里来回撞击着,最后化成了一连串重叠模糊的回音。

  孩子一口气跑到那石阶之上的王座,微微喘息着,小脸涨得发红。眼在夜色里微微闪烁,一瞬不瞬的看着王座上的那个伟岸男子,却不敢上前。

  王座上的男子抬起手来,用带着巨大银色宝石戒指的手拍了拍膝盖,笑着朝宠爱的女儿示意。

  美沙亚欢喜的扑过去,爬上了王者的膝盖上,悬空着双腿晃呀晃,抬头看满天星斗。

  “父王,星星都围着您呢!”美沙亚陡然惊奇的叫起来,清脆的声音立刻来回撞击,又反射回来,夹杂着长长的尾音。

  “……都围着您呢……”

  黑暗里那双沉寂的眸子,终于陡动了一下,座上王者抚摸着孩子柔软的金发,忽而就轻轻的问。“美沙亚……你长大了,想做什么呢?”

  孩子皱了一下眉头,很认真的思考起来,拥紧了身上的猞猁披风,蜷缩到王者的怀里,“美沙亚想……想做星野城的王!”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志愿,兴奋的直起身子来,回头仰望王者线条锋利的下颔,“美沙亚想当和父王一样的王,当一代伟大的王!”

  “呵呵。”黑暗里的眸子笑了一下,慢慢抚摸着孩子的脸,“伟大的王......那是怎样的?”

  “怎样的?”她又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难题,皱着细弱的眉毛,掰着指头数。“要……坚强的,勇敢的,又……温柔的!”

  抚摸着孩子秀发的手,终于停顿了一下,星宣帝沉默了一下,默默的退下指上银色的戒指,又取下美沙亚颈上一圈细细的缨络,将戒指仔细的穿过,这才重新带在了女孩子的颈。

  “美沙亚,记得你今夜的话。”

  黑暗里,王者掰住了女儿的肩,郑重其事的叮嘱。

  美沙亚一时不适应他的说话方式,有些怔,茫然的看着星宣帝那一双碧色的眸子。

  那眸子真漂亮,宛如碧水下盈盈闪烁的翠玉。

  “美沙亚,最近学过什么新歌?唱一首罢。”那碧色的眸子却晃了一下,化作模糊不清的笑意,淡淡的要求面前的女儿。

  “嗯!”美沙亚清脆的应了一声,碧色的眸子闭了闭,将金色的散发抿到耳后,缓缓的吸了口气,吐气扬声。

  大漠上的女儿,没有一个不是能歌善舞的。

  她一扬声,那月光就也跟着晃了一晃,照亮了扶着她肩膀的,那双苍白的手。

  “停杯,歌尽须停杯,夕舞落环佩。

  帘外暮雨已倾颓,王谢堂外冷雁咴。

  西风势微,汝胡不归?

  歌飞,夜喑凭歌飞,折翼旧城围。

  寒声轻染*辉,浅入纷华皆散碎。

  物旧人非,何处得归?”

  这样凄冷的夜,美沙亚一开口,却唱出这样寂冷的歌,那扶在孩子肩膀的手,忽而就颤抖了一下。

  听着曲调,却不似是沙漠上流传的风格,反而有些中原小调的味道。

  美沙亚唱完之后,睁开眼睛,回音却又在空旷的楼阁里传了半晌,才渐渐渺若游丝,没了声息。

  黑暗里的手再次伸出来,无声无息的抚摸着孩子的发。

  “父王,好听吗?”她还太小,不懂得那歌里的悲亡抒怀,那歌里的物事人非,反而转过脸来看着王者,满怀期待的问。

  王者想笑却笑不出,勉强牵动了一下嘴角,只是问,“美沙亚,这首词是谁教给你的?”

  “是…….清妍姐姐。”没有得到夸奖,女孩子有些失落,不乐意的撇着嘴,慢吞吞的说。

  “清妍……”王者慢慢沉吟着,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,好一会儿,才皱了皱眉,似乎想起了什么,淡淡的问,“是……岚昭仪?”

  “嗯。”美沙亚应了一声,抬起头来看着他,“清妍姐姐不许我称呼她昭仪。”

  胡闹……岚清妍明明是自己后宫里的人,怎么能让公主以“姐姐”来称呼!

  可是……也只有她,才能写出这样的词来,在其他后宫妃嫔的歌舞升平里,那个女子是唯一一个能敏感的嗅到一切的人。

  记忆里,那个永远穿着蓝色衣裙的女子,却没有受到过分的恩宠。

  虽然是大漠上的儿女,身子却不好,没学过舞蹈……而且,她的父亲又是个不轻不重的文官。在这个重武轻文的国度里,那样的家庭,根本就算是小门寒户。

  好好的一个大漠女儿,不懂得骑射,每日里只会侍弄花草,摆弄笔墨。被选入宫中做了秀女,星宣帝一开始也是抱着猎奇的心态,封她做了昭仪。

  可每次临幸时,她总是苦着脸,眉目间永远都有水样的晃动。作为王者的他终于看腻了,从此再也没去过那个女子居住的“夜菊倚栏”。

  印象里,那个女子居住的地方,总开着大片大片的菊花,偏少有珍贵的品种,看起来一派荒芜。

  然而,却是那个女子……竟然看穿了一切。

  莫名的,星宣帝沉默了下去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夜风吹过,摇曳了一池子的冷霜。   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  • 第一章 乱世&月夜踏歌声
  • 第二章 星坠寒月夜
  • 第四章 荒野逢秋雨
  • 第五章 洛阳重罗衣
  • 第六章 青霜落门楣
  • 第七章 江淮多风雨
  • 第九章 风暴扬大漠
  • 第十一章 红烛落灯花
  • 第十二章 夜色凉如水
  • 第十五章 日色满星台
  • 第十六章 相望谁先忘
  • 第十七章 夜中不能寐
  • 第十八章 重阳菊花殇
  • 第十九章 风凉宫廷檐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
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

回复乱世或者回复书号e667 阅读全文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