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现情 > 唯有深情永不负

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7:16:35

唯有深情永不负

唯有深情永不负 顾清渏 著

连载中 江楠杨振钢

精品好书《唯有深情永不负》由知名作者顾清渏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江楠杨振钢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还不是为了方便你们自己?江楠心中冷笑,真的是替自己考虑,那就不会做出以后那些恶心的事来。“行了,去保安队有什么不好?我看就好得很!”在一旁看报纸的吴卫国一脸不耐烦,毕竟他自己就是基层出来的,知道江楠也想去保安队还是很欣慰,“江楠是吃过苦的人有什么好怕的,哪像你们一个个娇生惯养。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成庆总医院。

“江楠,江楠……”

“快醒醒……”

“你怎么样?不行就去打针吧!”

头痛得好像要裂开,耳边净是嗡嗡的聒噪声。

“别吵了!”江楠猛得抬起头。

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头疼得厉害?”一只温软地手抚上额头,一张圆圆的俏脸出现在眼前。

“还是有一点烧!”圆脸女孩摸了摸江楠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下了判断,“来,多喝点水,等会儿再吃点药就好了。要不然我帮你请个假你还是回宿舍休息吧?”

“沈月?小月月?”江楠呆若木鸡,她不是牺牲了吗?她怎么在这儿?

“还没烧糊涂!”沈月松了口气,看见江楠那呆呆的样子不由又颦起眉,圆乎乎的小手在江楠面前晃了晃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沈月,你是沈月?真的是你?”江楠猛地抱住沈月流下激动的眼泪,太好了,沈月没死!

“我……我是,沈月……啊……”沈月呆了呆被江楠搞糊涂了,都有点不确定自己就是沈月了,怎么感觉怪怪的?

“没事,没事……今天是几号?”江楠破涕为笑,一边快速擦干脸上的泪水一边朝沈月看了又看,那样子好像要把沈月映进她的脑海里,看得沈月心里发毛。

“是……5月14号,星期五,怎么了?”沈月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“5月14号?居然是5月14号?”江楠一下尖叫起来,“今年是哪一年?哪一年?”

“江楠,你……你别吓我!你这是怎么了?”沈月惊得后退一步,“你是不是烧糊涂了?”

“没有,没有,我……”江楠声音里是掩饰不住地激动,这个现实让她不敢相信。

“到底是哪一年?你快说啊!”她又追问了一句。

“1984年……吧……”沈月都有点不确定了。

“1984年?”江楠满脸不可置信,我重生了?我回来了?回到了二十年前?

猛地捧起沈月的脸,在她圆圆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,“太好了,沈月,太好了!”

“啊……嗯?”沈月完全反应不过来,被江楠亲了的脸迅速涨红,虽然不是被男人亲,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够难为情的,江楠她不会病傻了吧?

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,几个身着白衣的护士挤在一间处置室外隔着玻璃往里看,脸上是既激动又害怕的神情。

“她们怎么了?”江楠问。

“你还不知道吧,对,刚才你睡着了……那个,‘大魔王’来了……”

“大魔王?”江楠一下没反应过来。

“就是咱们系统保安公司的队长杨振钢啊,今天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,一下十几个人受伤,好几个都被推进了手术室,郑医生他们都在手术呢,杨队长也受了伤,可是谁也不敢进去,他那个样子好吓人!”沈月缩了缩脖子说道。

杨振钢?

想起前世的那一幕,笔挺的身姿,遥遥望着自己满是怜悯和心疼的眼神。

是他!

江楠的心里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感谢老天爷,感谢它让自己重生,感谢它还能让自己见到他,也许这一世自己可以对他有所回应,哪怕就为了那一眼,那一眼足够让自己感激一生!

想起那些还没有审判在看守所的日子,她无依无靠饱受折磨,没有一个人来探监,只有他来过。

她无父无母,无儿无女,朋友也没有几个,她只不过曾经是他队里一个小小的护士,他能来看她,她已经知足了。

老天垂怜居然让她重生,这一世也许可以报答他……

“我们也过去看看!”江楠牵起沈月的手急急走过去。

“你真的没事儿了?要不要再吃点药?”沈月不放心地说道。

“我没事了,小月,谢谢你!”江楠侧过头对沈月嫣然一笑,娇嫩的脸庞如初春绽放的杜绢花,艳丽夺目。

“那就……好!”沈月眼里闪过一丝惊艳,突然感觉江楠有一点不同了,不过到底哪里不同她又说不上来,但这样的江楠真美啊,这才是真的她吧?

两人来到处置室前,几个护士推推攘攘地,“你去,你去!”

“我不敢……”

“我也不敢……”

“我说你们有完没完?决定了吗?”护士长王立萍走了过来瞪了众人一眼,“呆会儿手术室的人都推出来了,人手本来就不够你们还在这磨磨蹭蹭的,快点决定!”

“那护士长你自己去!”有人说道。

“我……”王立萍一噎,倒吸了一口凉气,她的心里也有点犯怵,不知道杨队长会不会发脾气打人。

早听说这杨队长脾气暴躁,为人冷酷,不管你是谁都不会手下留情,稍有一点做不好就被往死里练,被他练过的人都要脱成皮,简直是魔王再世。所以才有了“大魔王”这个称号。

虽然有那么点夸张,可是那凶残和爆脾气是出了名的,谁敢去触他的霉头,这不是找死吗?

“别啰嗦了,谁去?”王立萍恼怒地问。

江楠正想开口,后背突然被人推了一把她一下刹不住跨了出去,看起来就好像是她主动走出来的一样。

愤怒地往后一瞥,看见赵丽娟朝她得意地一眨眼,仿佛在说就是我,看你能拿我怎么样?

“你为什么推我?”

赵丽娟一愣,想不到这个胆小鬼居然敢说出来?以前总是一副唯唯诺诺软弱可欺的样子,今天这是怎么了,吃了雄心豹子胆了?难道以前都是装的?不过你要装让你装,等会被那个大魔王打死才好。

“我哪里推你了?你哪只眼看见了?谁看见了?”赵丽娟环视一周,没有一个人吭声,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出头,现在出头就是找死。

“自己想出风头还冤枉别人,当我傻啊?你们看看她那个样子,一脸狐媚样,就像她那个水性扬花的娘一样,做表子还想立贞洁牌坊,我呸……”赵丽娟不屑地眯了眯眼,嘴角撇了撇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敢再说一遍……”江楠顿时怒了,举起手就朝赵丽娟打去,说我什么都可以忍,说我妈就是不行!

“行了,干什么?别吵了,就你了!”王立萍瞪了两人一眼指着江楠说道。

赵丽娟面露得意之色,哼,怎么样,还不是得你去?

她们俩从小一起长大,江楠明明卑微得像是地里的烂泥,可就因为长得漂亮倍受大家关注。

如果没有她,自己就是村里最美的姑娘,所有人就都会捧着自己,哪里还有这个***什么事?

她好恨,她就是要把她踩在脚下,败坏她的名声,让她身败名裂,让她和她那个***的娘一样死无葬身之地!

江楠深吸了一口气,收起眼里的怒气,好,等会儿再找你算账,这会儿反正我也正想进去,正好将计就计。

王立萍见江楠不再闹,脸上露出欣慰之色,从旁边的小推车上拿起装着药品的盘子塞进她的手里,“等下就看你的了!”

突然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紧接着里面哇地一下传出哭声,门被从里面打开,张悦浑身颤抖着从里面走了出来,边走边哭,“呜……我不干了,太吓人了!”

王立萍叹了口气,把她拉了出来,又拍了拍江楠的肩膀,“还是你去,别怕!”

江楠点了点头,又深吸了一口气,心如鼓捶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,不过想起前世的那一眼,她鼓起了勇气,别紧张别紧张,她暗暗给自己打气,可还是紧张得不行,拿着盘子的手不由抖了起来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