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重生 > 重生帝妃权倾天下

更新时间:2021-09-09 13:22:23

重生帝妃权倾天下

重生帝妃权倾天下 叶小晗 著

连载中 柳书程齐灵

精选热书《重生帝妃权倾天下》由著名作者叶小晗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柳书程齐灵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一国公主,隐姓他国,却被负心郎用设计毒害。一朝重生,这宫廷皆在我掌控之中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窗外艳阳高照,一颗颗桃树林立,桃花开得正艳。抬眼看过去,一片粉红,深吸一口气便是满腹的花香。

花香伴随着腹中一阵又一阵的抽疼,她倒在地上,极为勉强的用手撑住地板支起上半身让自己坐起来,一双美眸凌厉的看着面前这一对狗男女。桃花色的裙下,慢慢的弥漫出一滩鲜血,而一旁是一个破碎的碗。

“柳书程,是我典当首饰助你来京,我悉心教你三年替你想出科举文章,如今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,给我下毒,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?”

声音清冷,她眸中是滔天的恨意,却冷静万分。纤弱的身躯看起来不堪一击,却又如同地狱使者一般,散发出彻骨的冷寒,让柳书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。

她怀胎六月,他今日端着一碗药告诉她,这是他求来的安胎药,她便喝了,腹中绞痛万分,她才知这是一碗毒药。

“不是的,安安说这药只会让你昏睡一段时间,失去记忆而已,不会伤及你性命......”后面的话,他看着齐灵不停溢出来的鲜血住了嘴,忍不住再退了一步。

而站在他身旁的宁安安虽有些慌乱,但极快的镇定下来,十六岁的年纪,花儿一般的容貌上点缀着金钗碧玉,显得越发不似凡女。

她脸上勾起不太自然的笑容,小心的躲开地上缓缓流淌的鲜血,站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语气柔柔的,却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得意:“姐姐,你不过一介受柳家的恩才得以活下去的孤女,我爹爹能助他加官进爵,能帮到他什么?你就安心走吧,日后柳大人风光无限,说不定你还能被旁人提及,这是你的福气。”

“呵!”齐灵冷笑先说什么,但却因为失血过多,眼前的光都慢慢的消失了。她只得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狠狠道:“柳书程,你会为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后悔的!”

话音刚落下,她用尽全身力气向着旁边的一棵桃树匍匐而去,站在旁边的两个人,眼见着他是活不成了,都没有上前阻止他的动作。

意识弥留之际,她奋力从手腕处抽出一缕细丝,葬在了桃树底下。

希望来日有缘人得此“青丝”,为她报仇雪恨。

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,只有那满腹的桃花香气越发的浓郁清心,但怎么也掩盖不了口中剧毒残存的苦味。

一地的血液触目惊心,柳书程后知后觉的绕开血液蹲在了齐灵面前,颤抖的伸出两根手指探她的鼻息。

“别试了,给你的是砒霜,她已经死了。”

柳书程只觉得眼前一黑,双眼通红的看着宁安安,嘴唇颤抖:“她助我许多,你怎可骗我杀她?宁安安......”

话未说完,宁安安眼里的泪水便一串串的往下掉,声音哽咽万分的打断了他:“书程,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她了,只爱我吗?如今为何又为了她如此凶我?”

“你这是杀人。”他沉默半晌才说出这句话,纵然神情慌张无比,却也不减他容貌半分,反而呈现出几分忧郁感。

宁安安动作大胆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:“书程,本小姐身为堂堂丞相府二小姐,怎会杀人呢?她分明是得了疾病身亡。”

“书程,不日家宅中闹鬼,道士会告诉你须得续弦冲喜方可除去此煞,适时你便来丞相府中提亲,我爹爹定会同意的。”

“你分明是状元出身,奈何却只被封为了一名小小的编修,这个位置,无人提携便永无出头之日,本小姐早已是你的人,也只有本小姐能够帮你。如今除去了一块绊脚石,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

柳书程看向地上的齐灵,她温婉的面孔是毫无血色的惨白,一双眼睛睁着没有一丝焦距却死死的瞪着他,显得可怖万分。

他转过头,拉下宁安安的胳膊,声音沙哑:“夫人疾病身亡,我下月便去丞相府提亲。”

宁安安满意了笑了笑,转身出门去:“小冉,小姐我今日逛街累了,早些回府吧。”

站在一旁的虞冉连忙上前搀扶她:“小姐,事成了吗?柳大人没生气吧?”

“他怎么会生气?这药我虽是骗了他,可他一个状元郎又岂是那么好骗的?那让人失去记忆的药,我都闻所未闻他又怎觉得会有?”

“我如今十六,试问哪个男人不爱二八年华,甚至还能帮助他仕途升迁的女人呢?”

宁安安笑了笑,从柳府的后门出去,在虞冉的搀扶下上了一顶小轿。

小轿回了丞相府,宁安安便回去了闺房,吩咐虞冉不必伺候,自行去休息,虞冉应声便回了屋。

她是陪着宁安安一起长大的大丫头,在丞相府的丫鬟中是有地位的,自己一个人住一间房,而且这间房还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。

一进屋,小甜正在替她收拾妆台,她随意坐在桌前,忽然出声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小甜不知道在想什么,压根没听到她进来,被这声音一吓,手一抖,就把拿在手里正细心擦拭着的碧玉手镯摔在了地上。

哐当一下,手镯应声而碎,小甜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。

虞冉听到声音侧目一看,顿时站了起来,尖声道:“你这个贱丫头!这镯子可是小姐赏给我的,竟敢给我摔碎了,你是不是不要命了?”

她心疼的走过去捡起手镯的碎片,而小甜早已吓得跪在了地上,不停的磕头:“虞冉姐姐对不起,奴婢不是故意的,奴婢不是故意的。”

虞冉气急了,拿起碎片就往小甜的脸上划:“贱蹄子,我非得毁了你的脸,把你卖给人牙子不可!”

小甜下意识的一躲,虞冉却更生气了,掐着小甜的脖子就往将她按在地上,小甜挣扎着站起来,用力的推开虞冉,两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。

从小跟小姐一起长大,压根没干过什么重活的虞冉怎么能抵得过粗使丫头的力气?

她被小甜一推,后脑勺就磕在了妆台的角落上,随后身子就软软的滑到了,一动不动。

小甜被吓到了,推了她两下,喊了两声虞冉姐姐都没见她动作,惊慌失措的准备离开,可走到门口却又倒了回来。

她看着地上还有气息的虞冉半晌,脸上出现恨意:“既然容不下我,那你便去死吧!”

小甜从怀中掏出之前为虞冉买来,自己却藏了一点的砒霜。她将砒霜混进了茶水里,给虞冉灌了下去,蹲在她面前等到她完全没了气息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,东张西望一阵后,低着头走出了虞冉的屋子。

而就在她走出去半个时辰之后,虞冉重重的咳嗽起来,一口毒水从口中呕出,她睁开了眼睛,眼神清冷,带着浓烈的恨意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