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灵异 > 阴七门

更新时间:2021-09-09 13:29:03

阴七门

阴七门 雨巷执伞人 著

连载中 张浮生李大生

小说主人公是张浮生李大生的书名叫《阴七门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雨巷执伞人创作的灵异类小说,小说中内容说的是:俗话说:树挪死,人挪活!然而,如果人和树一样,扎根在一个地方的话,那么人挪,也是死!这叫做扎命生根!我爷爷是个棺材匠,在十几年前,处理了一个因为被扎命生根而灭的村子,而从那开始,阴七门便被拉开了序幕。阴七门低调而神秘,他们有棺材匠、垫棺人、铭碑客、扎纸先生、阴人裁缝、掘墓力士,至于最后一门...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俗话说:无傻不成村。

八九十年代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年轻人们外出闯荡,靠着农村人吃苦耐劳的品质发家,然后衣锦还乡,带动村民们共同致富。

青竹村就是这么一个典型村,早些年靠着做丧葬用品闻名十里八乡,尤其是纸人扎的那叫一个好。

村里老人们说,当年带来这门手艺的外乡人,就是冲着村里的青竹来的,因为青竹的竹茹是做纸人的最好材料。

据说,外乡人扎的纸人,能活!

如今当初那些外出闯荡的小伙子们,都已经成了大老板,风风光光的回村。

然而好景不长,青竹村出事了。

村里刚建的水塔倒塌,刚好把一辆路过的车砸成一块饼,即便是这样的车祸,车里四人的尸体也只是被挤成各种形状。

当人想把尸体弄出来的时候,竟然只是轻轻一拽,就像抽出一张抽纸,他们全部只剩一张人皮!而且看上去完好无损!

而出事的水塔,正是这四人负责建的。

再后来,周老实的儿子周海,在自家刚建的桑拿房里享受,莫名突然哀嚎不已,房间门怎么都打不开,外面的人眼睁睁看着他,全身的皮一点点被蒸掉!

房里面到处都是血手印,头发和指甲掉了一地,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,皮都被蒸没了,脸上眼球突出,牙齿一颗颗往下掉,整个就一坨血糊糊的肉!

不到一个月,外出回来的二十多人,竟然全部死去,并且死法惊人的类似!

有的是像车里的那四人,只剩下一张完整无好的人皮!

有的就像周海,在别人的注视下,人皮莫名不见!

总之,这二十多人,就像被什么东西,吸去了血肉或者人皮,让他们死都没有全尸。

“都怪我啊!”儿子的葬礼上周老实老泪纵横,因为他想到父亲在临死前说的话。

“老实,咱们青竹村的人都被扎了根,离开村子不能超过一纪,树离了根不能活,人也一样!”

这群年轻人,陆陆续续出门也有十多年了,仔细算可不就是刚好十二年,也就是一纪!

后来村里来了对年轻夫妻,男的身材魁梧长相英俊,女的虽然也是娥眉月眸长相秀气,但却是傻的,微张的小嘴不时流出口水,男人不厌其烦一遍遍给她擦,动作温柔缓慢。

男人名叫李民强,说是能解决青竹村的麻烦,不过作为回报,他和老婆要在青竹村留下,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民强没有说谎,青竹村迎来了久违的宁静。

没多久傻女人生了一儿子,孩子长大后随了母亲般秀气,万幸的是没有缺陷,聪明伶俐,可后来李民强夫妇失踪了,只留下四岁的儿子,好在孩子被村里一家人收养,视如己出。

然而,就在这孩子的认亲宴上,一切都变了。

流水宴上,孩子不知为何身上突然长出土黄色的斑块,斑块流出的黄色脓水腥臭无比,百米可闻,

自那以后村里每天都会死人,有出车祸的,有淹死的,还有***的,甚至吃饭都能噎死!

有人说是他们开罪了镇灵人,上天降下惩罚,而村子的镇灵人,便是那个疯女人!

没几天青竹村成了死村,每到夜里便传出震天哭嚎声,几里外都能听到。

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,一个名叫张三金的江湖人主动找上门,“青竹村命中该有这一劫,扎命生根这种活多少年没见了。”

随后张三金进村一待就是七天七夜,当他神色疲惫的走出来后,怀里抱着一个包袱,留下一句话:“扎命生根让我破了,进去料理后事吧。”

张三金,就是我爷爷,而我叫张浮生。

爷爷是掌事,十里八村哪家有白事的话都会请他,家里在镇上开了间棺材铺,不过他总是说,棺材匠只是养活我们爷孙俩的营生,掌事才是他的本事。

小的时候爷爷带着我到处跑,继承衣钵被他一直挂在嘴边,直到我十六岁那年,爷爷便不再让我跟着他出去了。

在我十八岁那年,考上了苏城大学,用爷爷的话说就是光宗耀祖,为此还专门请了他唯一的老友过来庆祝。

“浮生,去街头的好味道餐馆把我点的饭菜带回来,再去打一斤酒,你李爷爷一会就到。”爷爷在里屋不知在忙什么。

做我们这一行的朋友很少,爷爷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老友,李爷爷名叫李大生,是长寿村的村管。

席间,两人不断推杯换盏,喝的好不尽兴,这酒一喝多,话自然也就多了。

“老张,浮生今年十八了吧,时间真快都成年了。”李大生看着我不断感慨。

“是啊,想当年咱们十八的时候,都出来闯荡江湖了,那时候你是什么都不懂,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张哥长张哥短的。”

“我呸!喊你一声哥,你做过应哥的该做的事吗,十四年前那多好的机会啊,事办了我也就被承认了,最后还被你给抢了。”

爷爷和李大生开始回忆往事,我竖起耳朵生怕错过,十四年前,说的应该是青竹村的那件事。

“我给你抢了?”爷爷闷了口酒,一巴掌扇在李大生头上,说道:“老子当年差点死在里面,阴七门....不是,阴六门中有哪个敢说稳胜过老子,就你那半吊子道行,进去也是送菜。”

“不拼一下,你怎么知道我不行!”李大生梗着脖子争辩。

“我呸你大爷的!阴六门有什么好,你削尖了脑袋往里钻,咱们还有多少年的活头,还争个屁啊。”爷爷说得唾沫乱飞,一旁李大生只顾闷头喝酒。

两人说到这,不约而同的沉默了,弄得我不上不下,于是便说道:“爷爷,李爷爷,你们说的阴六门,是书上说的那个吗?”

闻言,爷爷和李大生同时盯着我,李大生突然说道:“孩子也大了,该说的都告诉他吧,万一哪天咱俩死了,孩子啥都不知道多危险。”

爷爷瞥了李大生一眼,随后说道:“咱们这些老家伙的陈芝麻烂谷子,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,孩子有孩子的活法,想知道自然知道。”

本来我以为爷爷会跟我说点什么,至少多了解点,没想到会是这结果,“爷爷,您什么都不给我说,还想让我继承衣钵?”

爷爷两眼一瞪,少有的非常严肃地说道:“什么都给你说,然后再让你走我的老路子?”

这番话无法反驳,这时候李大生的手机突然响了,挂了电话后就看他眉头紧皱。

“咋了?”爷爷问道。

“老祖奶走了,刚刚的事。”李大生叹气说道。

“生老病死,人间常态,老祖奶的后事不能马虎,到时候十里八村应该都会去,你先回去安排,明天我再过去。”爷爷说道。

送走李大生后,爷爷站在门口突然对我说道:“浮生,老组奶去世到时候人肯定很多,反正你现在也没事,过去给我搭把手吧。”

“知道了,爷爷!”

虽然我七岁就会画棺材草图,十岁就能心算棺材的用料,十三岁便亲手打了一口棺材,但这都是为了减轻爷爷的负担,我对这些真的没兴趣。

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,这次长寿村之行,爷爷和李大生的话都应验了。

而我,也在继承爷爷衣钵的路上,越走越远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