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资讯 紫云山前传全部目录-展观元聂清风完整版免费试读

紫云山前传全部目录-展观元聂清风完整版免费试读

时间:2020-02-28 15:27:25编辑:凡柔

精选热书《紫云山前传》是来自哄娃神器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展观元聂清风,本书考据严谨,细节翔实,全文讲述以一个完全不具灵根的凡人在修仙界的生存何等艰难。幸好有一人相护,相持。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取得大道,成仙得大自在,只求不成拖累。哪知这份兄弟情谊竟有一天会向不可知的方向走去。。。。。。

《紫云山前传》 第十一章 宜修塔 免费试读

她这一喝,气势全开,白衣弱女子顷刻便是一家主母,含不容置喙之姿。那并蒂莲抖了抖,化为一只肥头鱼,头顶荷叶憨厚点头。见叶柳梢面色深沉,才慢慢往旁边游去,露出巨大莲叶下的叶丛飞来。

叶丛飞绷着脸,拿眼瞟家姐,脸上置着气,眼神却明显心虚。娇娇地喊了声:“姐姐!”见姐姐不似平日那样和风细雨,心中不免担心,乖乖从池中跳了上来,在姐姐面前站定。

叶柳梢上手便把她一双手套抓了下来,“你的这件法宝我先收回,待你在择兰会上取得前三名了,我再给你。如果这次你不得前三名,那就闭关三年。现在你跟我回家,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。你不要忘了,你既是叶家二小姐,代表的便是叶家的脸面,你这样大闹端府,若是爹娘知道了,难道会饶了你吗!”

叶丛飞被她一顿训斥,眼泪在眶里滚着,但仍倔强地不肯掉下,“回去就回去,前三名有什么了不起的,端府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讨厌姐姐你!”说完恨恨瞪了紫宴一眼,朝着东边飞去。叶柳梢无奈朝两人点点头,便也踏浪追去。

紫宴深厌那叶丛飞,乐得眼不见为净,“哥哥,我们先回府吧,等下我有一样东西送你。”他边朝府门走,边说。见他神神秘秘,小云自然好奇,“什么东西?”不管他怎么问,紫宴总是不说,两人一路说说笑笑,很快回了府。

紫宴一入房内,便从袖中掏出两只小纸鹤来。他将一只给了小云,道:“哥哥你看它尾巴。”小云细细端详掌心的这个小玩意儿。见它不过是一张白纸叠成,只是尾部有三道细纹而已。他不解其中奥秘,便笑道:“怎么,这是你叠的?原来你还会玩这个。”

紫宴也笑,“正是。今儿我修炼休息时,恰好看到家主正跟令元宗宗主通讯,就用的这样一只纸鹤,便能闻声睹人,便求他教了我这法子了。有了这个,以后你我有事相商也容易,就算隔着万里,也无碍。”

小云闻言喜道:“这只小小的纸鹤真这么神奇,不过这个要怎么用?我能用?”

紫宴笑道:“当然。”说完递了一个灵石袋过去,“哥哥你要用时,只要将那纸鹤放进灵石袋中,再掐掉尾巴一纹就行。可惜我现在阵法水平粗浅,这纸鹤只能用三次。改日我再多做几只便。”

小云拿着手中的灵石袋和纸鹤爱不释手,紫宴知他心疼灵石,便伸手握住他的手,一把将鹤尾最上一截撕了。然后自己跑到门外去。耳听门内小云惊奇地叫道:“紫宴紫宴!真的有个你啊!紫宴你看到我了吗?”怎么看不到。紫宴眼前不正是瞪大了双眼,一脸傻笑的小云。他手持纸鹤,左右移动,一会儿望天上的白云,一会儿看走廊上空的彩绘图样,一会儿对准地下的缝隙。。。。。。两人均被这小小的玩意儿逗出许多乐趣。

小云在房中绕着紫宴的虚影转来转去,活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第一次来到外面,惊奇不已,欢喜不已,兴奋不已。紫宴的虚影一直在走动,直走到花厅外,原来由他照顾的花厅早换上了新的盆景,是一株不知名,粉红交杂的花。他不知,紫宴却能一一道来,“这叫娥黄,是府中花匠新培育的,没想到咱们这儿这么快就用上了。哥哥你别看这花柔弱,待它长成,花茎可是硬如钢铁呢。”小云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不是天天还要修炼,怎么有空去查花名?”

紫宴左右寻找更稀奇的东西,毫不在意道:“哦,那日回来刚好撞见库房的人跟我行礼,他手中的物品名单有,我就看了一下。”说完,他似乎发现了另一稀罕之物,纸鹤跟着转了约半个圈。这一转,便看到不远处有一暗紫色身影飘过,小云惊道:“紫宴快退!”他话音刚落,眼前紫宴的虚影便晃了几晃,碎掉了。

小云急忙冲出房门,朝花厅方向奔跑。这流金府走廊重重,小云走跑了有刻钟才气喘吁吁地在一堆碎片中站定。刚刚精致明艳的花厅早化作一片废墟。流金夫人与紫宴互相敌视,隔着一个莲池面向而站。紫宴脸上五个指印分明,流金夫人也是发鬓微乱。小云急忙喊道:“流金夫人。。。”他本想替紫宴随意说点儿什么,没想到称呼刚起,流金夫人便脸现怒容,一个水袖携午后山茶花香朝小云袭去。小云哪里躲闪得及,眼见得紫宴同时一掌将水袖打飞,自己还站在原地,心中知道要躲,行动却慢得像蜗牛。他鼻中方闻得花香,胸口便一阵剧痛,飞了出去,砸到莲池边,半天爬不起来。

紫宴将他一把抱起,指节泛白,咬牙道:“母亲,你别逼我。”

那流金夫人听他所言,转瞬来到两人面前,“别逼你?刚刚你就敢对我动手了,你为了这个***的凡人,居然敢忤逆你的母亲,难道我不能杀他?”

小云忍痛道:“夫人息怒,紫宴刚刚只是情急而已,并不是有意要对您的。”那流金夫人一双杏眼怒睁,“有你说话的地方吗?”说完转向紫宴冷冷道:“今天你必要给我个答复,我这流金府里,你,或是这凡根,只能留一个!”

小云看着紫宴的脸色已经不能更难看了,见他眼角又开始泛红,心中大急。正欲挣扎起身,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现在假山外。那男人望着流金夫人,柔柔说道:“三娘,你又何必这么生气呢?气坏了自己多不值得。”他身上亦着端府家服,只是脖间、腰间、帽子上皆装饰许多名贵之物,富翁之相具备。这府中有修行之人多脚步轻盈,灵宝加身。他却是正常人的步伐,一步一步,不疾不缓走来。随着他的前来,流金夫人腾升的怒气似乎也跟着一点一点地消下。

她脸上寒霜仍在,肩膀却松驰了些,“这小子天天不知道干正事,每天对着这***傻笑,我看这凡根必会害了他。不如早去了这祸端,好教他心无杂念。”她语气森森,那富翁还是一脸笑意,“你关心紫宴我知道,只是这也不值当你动手。修炼也需有紧有驰,紫宴还是个孩子,假以时日,必成大器。对了,我正好有事找你。这次东平境探秘,偶得一灵花,只要放在房中,便有美容养颜的功效,你随我一起去看看可好?我跟你说,那花。。。。。。”

流金夫人并不掩饰她与这中年人的关系,也不管这富翁碎碎念,一言不发,转身便走。那富翁亦步亦趋地跟着,也不知他使用了什么法宝,看着如普通人一样,却始终不落下流金夫人一步。

小云一直关注着紫宴的脸色,见他眼角不再通红,放下大半心来。流金夫人与富翁一走,自有下人奴婢前来打扫。众人执器扫物,利落干脆,却并不往他二人身上多看。只有方汉肩扛一人高破烂石柱从旁经过时,随手丢下一个瓷瓶。紫宴打开一闻,知是上好跌打损伤药。两人朝他微微点头,方汉早扛着东西走远了。

好在虽有内伤,但紫宴刚替他挡去了绝大部分的威力,因此两人尚能并肩回房,无需互相扶持。只是一路上十分沉默。回房坐下,紫宴替小云上了药,道:“哥哥你先休息一会儿,等下跟我去主家一趟。”

小云将衣服拢好,看他脸上掌印早消去,只是神情冷漠,浑不似平时模样。“去主家做什么?”

紫宴左手捏着纸鹤,看着茶壶上的稚童戏碟图,半晌才说道:”这个地方,你住不得了。“

小云轻轻”哦“了一声,也不多说,起身便到床边,抽出床单打成个包裹,准备收拾。紫宴走了过来,将他包裹丢了。“这个不好,我有乾坤袋,哥哥你只管把要带走的放在床上就是。”

小云不过三两下便将少少几样东西收好了,跟在紫宴后面出了府。走到府门外,小云不安道:“紫宴,我要走的事,我们是不是应该跟夫人说一声?”

紫宴只说,”纸鹤你收好了吗?会用了吗?“

小云点头,紫宴又抓着他的手,只是前行,并不看他,嘴巴倒没停下。“哥哥,之前我跟你讲过这端府台阶下有灵石的对吗?其实这端府建造之初便有许多阵法埋藏于下,也不知是哪位布阵高人,这些阵法作用各不相同,不用灵力则已,一旦在这府中动用灵力,非端家之人,都会受到极大削弱。但是在主家的话,那灵石袋带着也麻烦,哥哥你要是找我,只要将纸鹤在某些台阶上摩擦就行,等下我告诉你那些特殊台阶的位置。”紫宴走得极快,说的话却十分清晰,他气息如常,小云却有些喘。紫宴停顿了下,似乎想了想,又抓着他边走边说,“这也有不妥当之处,等下我把灵石切割一下,还是分成灵石片带在身上稳妥些。”

小云知道现在的紫宴极不寻常,他似乎已经沉在自己的世界里,喋喋不休绝不是紫宴的本色。然而紫宴自己并没有察觉,继续说道:“主家戒律甚严,平日严禁徇私斗殴,若是有人找你麻烦,你只管唤我,不行,还是得给你安个身份才行。。。。。。”

他正筹划,右手却被猛力一扯,前行的脚步顿止。落他一步的小云,叹气道:“紫宴,我让你这么为难吗?“

紫宴低头不语,浓密的长发自两侧垂落,遮住了他的脸,小云在后面看不清他的表情,想抽回手,也抽不动。便保持着这个姿势说道:”紫宴,我知道你想保护我。可是紫宴,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你能修仙我很高兴,也很骄傲。你不是说这里还有普通人住的地方吗?我觉得,那些地方或许更适合我。虽然这样一来我们或许见面会少一些,但不是还有纸鹤嘛。。。“

”没有普通人住的地方!没有!“紫宴猛地回头低吼道。他眼中无泪,悲意却深藏不能,激得小云眼眶发红,心中发痛,他不自觉低下头去。紫宴的心中充满着茫然,困惑,焦躁,不安。本以为脱离展观元了,他便可以解脱,没想到,自己依然什么都做不到。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,做不了想做的事,无能为力的愤怒积压在胸。他忍了又忍,含泪道:“哥哥,这个地方就是这样险恶,你要是为我好,不想让我担心,就听我的安排吧,好吗?”

这话近乎哀求了。小云双拳紧握,猛力眨掉眼中酸涩,几个快步走到紫宴前头,“行啦行啦,都听你的都听你的好吧?真受不了你。”紫宴不言不语地紧跟上去,与他并肩前行。

端商夏见到两人的时候,眼神微动。此处正是宜修塔入口。这宜修塔外表是普通的石塔一座,只不过宽敞了些。一共八层,每层有十个房间,里面空无一物,四面为壁,人一进去,门自动封闭。塔里常驻五位修士,时间到,自会持一枚铁令开门。越往上,灵气越充裕。

端商夏道:“你现在就可进塔修习,八楼静室内,修炼所需各物已备好。择兰会当天,自会有人替你开门。”说完便侧身让出通道。

紫宴立在原地,拱手恭敬道:“多谢家主,我一定努力修炼,不负您的苦心。只是我有一事相求,否则难以安心修炼。”端商夏看了一眼小云,“你是说他?”

紫宴点头,“希望家主允许我兄长附在我的册下。再帮他安排一二。”端商夏眼睛微眯,“你当我是管事吗?这么些小事也来烦我。”他拂袖欲走,想了想,还是甩了一句,“我会跟管事的说明,你还不滚进去!”

紫宴却没滚,而是继续说道:“还有一事。”端商夏几乎被气笑了。这小子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,但居然压下抽他一顿的冲动,回道:“哦?你还有什么事?”

紫宴道:“我想请霜衣长老助我一臂之力,传我剑道。”

这却非同小可。端商夏严肃道:“你未免太心急了点儿。你现在还只是炼气初期,现在就修剑,且不说你修不修得了,就算修了,威力恐怕也不如何。你还是先把根基打好为上。这次的择兰会,我也不要你参加围斗,你只要能达到炼气七层就行了。”

紫宴却坚持道:“我想试一试。或许到时可争取参加围斗。”端商夏端详了紫宴一会儿,见他目光坚定,略思一二,道:“你先入塔吧。我会与你霜衣师叔祖商量的。”紫宴点了点头,看了眼小云,便踏入塔中,他一进入,塔门即关。如此到八月十五那日,方才能出了。

小云抱着包裹,有些茫然。他看不到桥,更不知要如何出这湖。端商夏早在紫宴入塔之时便消失不见。他只得一人孤零零站在湖边,面对湖面发起呆来。好在他这呆发得不太久,很快一个青衣修士踏湖而来,小云一看,想不到,居然是他!

紫云山前传

紫云山前传

作者:哄娃神器类型:仙侠状态:已完结

以一个完全不具灵根的凡人在修仙界的生存何等艰难。幸好有一人相护,相持。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取得大道,成仙得大自在,只求不成拖累。哪知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