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资讯 重生庶女毒医妃佚名全文免费阅读

重生庶女毒医妃佚名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0-03-18 13:54:46编辑:新波

精选热书《重生庶女毒医妃》由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赵焱年玉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面是简介:夜,漫无边际。北齐顺天府,偌大的皇宫内,灯火通明。

《重生庶女毒医妃》 第六章栽赃嫁祸 免费试读

“救命。”年玉一字一句,字字简洁。

救命?

清河长公主凝视年玉片刻,似在思索着什么,半响,终于从腰间扯下一个锦囊,丢给年玉,“你救了本宫母子的命,赦免令就在里面,你拿去吧!”

年玉接着锦囊,心中激动万分,她的命运握在了自己的手上!

“谢长公主殿下赏赐。”年玉跪在地上,朝长公主磕头一拜。

清河长公主靠在床上,看年玉浑身被打湿的衣裳,不由皱眉,“虽是夏天,可寒气依旧容易入体,你把这一身湿衣裳换了吧,芝桃,去找一件男孩儿的衣裳来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年玉忙开口,朝长公主恭敬的一拜,“谢长公主好意,不过,年玉有衣裳,可否劳烦芝桃姐姐,去年府的马车里看看,里面有一个包裹,我的衣裳就在那包裹里面。”

衣服她要换,却是她自己准备的衣裳!

芝桃看了长公主一眼,长公主朝她摆摆手,芝桃这才领命下去。

四方馆,文殊院。

北齐元德帝和宇文皇后坐在主位,面容一片凝重。

堂下,晋王和晋王妃跪着,晋王妃早已哭倒在晋王怀里。

“皇上,你可要为映雪做主啊,她一个女子,那么爱漂亮,正是适婚的年纪,被他年家的人玷污了清白,叫她以后怎么嫁人?他年城又火烧阁楼,要不是楚大人来得及时,映雪只怕死在了火里,可……可命保住了,火烧伤了她的脸,要是她醒来,知道自己毁了容,也怕是活不下去的啊。”

晋王妃从昨晚一直哭到现在,声音都已经嘶哑,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此刻凄惨的模样,她的心就止不住一阵阵的犯疼,更想为女儿讨个公道。

“不,不是我……”

年玉和年依兰今早坐马车离开年府不久,就有人到年府传召年家人,此刻,南宫月和年城都候在殿上,除了年家人,还有南宫烈,以及枢密使楚倾。

面对晋王妃的指控,以及帝后的威仪,年城首先有些慌了。

南宫月抓住年城的手,见惯了世面的她,饶是此刻也依旧保持着镇定。

“晋王妃,你口口声声说着我儿年城,可有证据?”南宫月开口,今天一早,她就去了南宫府商量对策,晋王府那边的消息也是不断的传来,就算是赵映雪活着又如何?她已然想好保全她儿子的万全之策。

“证据?”晋王赵朔顾不得帝后在场,怒气腾腾的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,丢在地上,“年府公子的令牌,这是在大火烧了的废墟里面找到的,算不算是证据?”

年城心里一颤,下意识的摸向自己腰间,那里挂着的令牌,让他安心不少。

幸亏昨日母亲发现他不见了令牌,把年玉的给他戴上了。

南宫月早就做好了准备,轻声一笑,应对自如,“晋王,你不能趁着我家老爷办理公务没在顺天府,就这么欺负我们母子,我儿的令牌,就在我儿自己身上,你那令牌,怎么会是我儿的?”

年城扯下腰间的令牌,跛着脚上前,跪地双手呈在帝后面前,“禀皇上,禀皇后,草民的令牌一直都在草民这里,从未离身。”

晋王不相信的上前,抓了年城手中的令牌,和地上那块仔细对比,脸色越发的苍白。

“不可能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两块令牌都写着一个年字,一模一样。

“晋王,我这外甥小时候摔了腿,一直行动不方便,这是整个顺天府的人都知道的,若他真的在映雪郡主的阁楼放火,他自己怕也逃不出来吧。”南宫烈淡淡开口,在朝堂身居要职,加上背后南宫一族的势力,一开口就气势逼人,“依我看,玷污映雪郡主清白,放火烧了阁楼,毁了映雪郡主容颜的,另有其人吧。”

“怎么可能?这令牌明明是年家公子令牌,难道还能有假?”晋王妃也抓住那两块令牌,细细对比,各家公子的令牌,都是户部按人头,按身份,统一打造,造不得假,可……

年家……两个公子,那么……

“年家,可不止我外甥年城一个公子。”南宫烈说出了关键。

顿时,许多东西都豁然开朗。

既然这令牌不是年城的,那应该就是年家另外一个公子的了!

“年家小公子?”元德帝早已被两家的争论扰得头疼,皱了皱眉,“叫什么来着?”

“年玉,他叫年玉!”年城迫不及待的开口。

年玉?

一直站在一旁的楚倾,面具下的眉心微皱,脑中浮现出那瘦弱少年。

如果是那个少年,那他应该希望映雪郡主就死在火里,死无对证,可他临走之前,分明说了一句,“映雪郡主交给你了。”

他也想救映雪郡主!

可他偷偷潜入火中,留下那一枚玉佩,是为了什么?

“皇上,年玉是府中小子,他母亲生下他之后不久就死了,老爷念他无母,所以就格外疼惜娇纵了些,许是这样才养成了他胆大妄为的性子,他若真犯下此事,都是臣妇管教不力。”南宫月猛然跪在地上,看似维护年玉的话,却是句句将年玉推向刀尖。

“年玉……年玉,一定是他,皇上,求皇上带年玉,还映雪一个公道!”晋王抓着那令牌,眼里的愤怒,似恨不得将年玉碎尸万段。

元德帝看了一眼堂下的众人,朗声道,“来人,带年玉!”

殿外,侍卫领命带人,刚出了文殊院不远,就遇到了正迎面而来的骊王和沐王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赵逸看这阵仗不寻常,向来爱凑热闹的他,随口一问。

“年家小公子昨夜玷污了映雪郡主的清白,又火烧阁楼,伤了映雪郡主,皇上特命奴才带年玉归案。”侍卫简明扼要的对沐王一说,恭敬的拜了拜,立即去执行皇命。

赵逸却是皱了眉头。

年家小公子?

刚才那个年玉吗?

“呵,*烧杀的事,那点儿大的人,当真做得出来?”

赵逸依旧有些不相信,虽是刚才那一见,但那少年眼里的纯澈,不像他们说的那般恶行昭昭。

“哥,咱们去文殊院看看热闹如何?”赵逸对身旁的白衣男子道。

骊王赵焱,恬淡宁静,如一抹空谷青松,遗世独立,与世无争,那气质在北齐,没有第二个人比得上,还没开口回答,赵逸就抓住了骊王的手腕儿,“哥,我知道你不喜欢掺和这些俗事,咱们就当看一出戏。”

赵焱无奈的笑笑,任凭赵逸拉着他,朝着文殊院走去……

厢房内。

年玉已经换上了衣裳,一身女装,正是今天一早,年依兰送来的衣裳,素白的颜色,穿在年玉的身上,更显得清丽脱俗,年玉将长发随意拢在身后,没有过多的装饰,不施粉黛,但女子娇美轮廓,被那一身衣裳浅浅勾勒,清晰可见。

年玉刚出了房间,几个侍卫就冲了进来。

年玉看到熟悉的阵仗,心中了然,终于来了吗?

“年玉呢?”为首的侍卫问道,在院子里找寻着符合条件的少年身影。

“我就是年玉。”年玉平静的开口。

侍卫看过来,他们要找的年玉是年府公子,怎么会是一个女子?

这所有的反应都在年玉的意料之中,正要开口说什么,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声音。

“本宫证明,她就是年玉,你们把她带去交差吧。”

年玉和侍卫们齐齐看过去,清河长公主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,那目光落在年玉身上,意味深长。

侍卫们再不相信眼前的女子是年玉,可清河长公主出面证明,他们也没有了话说,对清河长公主行了个礼,押着年玉离开。

“公主,他……她……怎么会……”芝桃在看到年玉女装出现的时候,也是吓了一跳,明明是一个少年,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个女子?

清河长公主却淡定许多。

“她求赦免令是为了这个吗?呵,原来是个女子,女扮男装,欺瞒圣上,这年家胆子倒不小。”聪慧如清河长公主,一下就明白了,想到什么,清河长公主皱了皱眉,对一旁的丫鬟吩咐道,“芝桃,准备步辇,本宫要过去看看。”

重生庶女毒医妃

重生庶女毒医妃

作者:佚名类型:重生状态:已完结

夜,漫无边际。北齐顺天府,偌大的皇宫内,灯火通明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