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资讯 暮色苍茫,你是光顾玥依纪言希免费完本在线阅读

暮色苍茫,你是光顾玥依纪言希免费完本在线阅读

时间:2023-02-01 15:28:35编辑:灵天

精品好书《暮色苍茫,你是光》由著名作者纪言希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的主角是顾玥依纪言希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“这不可能,他不过是个***所生的私生子,怎么比得上我正式嫡出!”李澜不敢细想。“你知道吗,这世上最残酷的刑罚不止是身体上的折磨。”纪言希冷冷地瞥他一眼,“你是要死咬不招,让你那个弟弟踩着你尸体上位,还是供认不讳?”...

《暮色苍茫,你是光》 暮色苍茫,你是光第13章 免费试读

她走后没多久,出来了一个丫鬟:“云娘到!”

随着一阵花瓣雨的落下,一身着红色纱衣的曼妙女子自楼上扯着绸带缓缓落下。

她虽蒙着面纱,但也知道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。

她站稳后,轻轻扫视了一圈向众人行了个礼:“小女子云娘,见过各位贵客。”

底下自然是一片沸腾,都在高呼她的名字,还有的直接开始了叫价。

“我出五百两!”

“我出八百两!”

……

一时气氛达到了***,老鸨出来主持了大局:“各位,稍安勿躁。今时不同往日,各位公子们,谁若是能接得住云娘的绣球,那今夜云娘便是属于他的。”

这倒是新奇,不是价高者得,而是看抛绣球,众人纷纷摩拳擦掌。

纪言希微微眯起眼睛,这个云娘看起来有些不简单,说不定线索就与她有关。

而且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,云娘的视线一直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的身上。

片刻后,云娘果然朝着他的方向将绣球抛落。

她还冲着纪言希挑了一下眉。

哦?这可是要请君入瓮?

有意思。

绣球几经抛起又落下,纪言希直接飞身抢下了绣球。

老鸨立时宣布今夜云娘的入幕之宾已有了人选。

“在外随时准备接应。”纪言希对魏璟吩咐了一句,便随着老鸨,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,去往了四楼的雅间。

待他进去后,魏璟悄无声息地绕到了后院,准备查看一番,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。

“谁?”身为锦衣卫自是警觉,魏璟回过头来刚想动手,看清来人后,又生生止住。

“世……世子殿下。”魏璟忙向他行礼。

“行了,行了。”薛叙白摆摆手,示意他起身,“快说,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?纪言希呢?”

魏璟暗暗叫苦,锦衣卫行事,向来需要保密,他总不能说是来办案的吧。

“在此处,我……我与沈大人自然是来喝花酒的。”魏璟一副你懂得的神情,“我出来方便一下,至于沈大人……他已经去了云娘的房间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薛叙白顿时怒火中烧,他转过身,“阿婉,纪言希这个混蛋我一定……”

然而身后,空无一人。

顾玥依不见了!

“公主也来了?”魏璟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。

薛叙白用扇子敲了一下他肩: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找!”

此时,云娘房间。

纪言希进了门,云娘就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她还是刚刚那身装扮,蒙着面。

“公子来了,奴家为你抚琴一曲可好?”云娘起身向他行了一个礼。

“洗耳恭听。”纪言希坐在了椅子上,看她弹琴。

“姑娘这曲子,听起来不像是出自凉州的。”纪言希转了转桌上的酒杯。

“公子当真好耳力,此曲出自西域,小女便来自那里。”云娘从容回道。

“是吗?”纪言希盯着她,“这西域之曲,听着倒别有一番风味。”

一曲毕,云娘站起身,为他倒了一杯酒:“公子这是奴家亲酿的酒,可要尝尝?”

纪言希接过却并未饮,云娘见状轻笑了一声:“公子这是嫌弃奴家的酒不好呢,还是担心里面有毒?”

“姑娘说笑了,”纪言希挑了挑眉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“公子好酒量。”云娘笑了笑,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奴家为公子宽衣可好?”

纪言希在原地没动,云娘说着便往他的身上靠。

刚刚靠近,纪言希便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,他不禁皱了皱眉。

眼看云娘就要顺势倒在他的身上,纪言希直接反手钳住她的手。

云娘的反应也很快,躲开了他的攻击:“公子这是做什么,你吓到奴家了。”

“没想到姑娘还有这般身手。”纪言希看着她,眯起眼眸,“我倒不知你何时成了这千雪阁的花魁,叶芷吟。”

听到纪言希叫她,云娘大笑了起来,她摘下了面纱:“沈大人,你果然心里还是有我的,不然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认出我来。”

纪言希皱了皱眉,用肯定的语气:“是你在与北漠勾结。”

他看着叶芷吟,想起之前便是她提前下令灭了薛家满门,她行刺顾玥依未果,不久后,李澜便带人来了。

这些事情串起来,都与她脱不了干系,那她的身份自然也呼之欲出了。

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沈大人。”叶芷吟看起来有些有恃无恐,“我在此处,已经恭候沈大人多时了。”

纪言希不想再与她废话,直接向她打出了一掌。

叶芷吟躲开:“沈大人,别这么心急啊,你难道没感觉有什么不对?”

她话音刚落,纪言希顿时感觉身体无比燥热。

他一早便发现了酒中下有迷药,但寻常迷药于他而言都不会怎么起作用。

“与大人办案多次,我自然知道酒中的迷药奈何不了你。”叶芷吟笑笑,“不知沈大人可曾听过‘春风一度’?”

是她身上的香!

纪言希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给他下这种下作的药。

这“春风一度”指听名字便知道是做何种用途的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。”纪言希强忍着身体的燥热。

“若不是叶芷吟那个***,你我本就是要成亲的,你答应过要娶我的。”叶芷吟轻轻抚摸上了他的脸庞,眼中带着些痴迷,“只要能与你一起,哪怕一晚也好。”

纪言希打掉了她的手,一手捏住了她的脖子,哑着嗓子:“解药拿来。”

她就不信了,纪言希当真有如此定力。

即使被他掐住了脖子,叶芷吟还是笑了出来:“沈大人,我就是你的解药啊。”

纪言希强忍下了一把将她捏碎的冲动,将她甩在了地上。

“咳。”叶芷吟狼狈地从地上爬起,“沈大人,很不好受吧,但现在只有我能救你。”

“滚开!”眼看她又要贴上来,纪言希的忍耐力已经快要撑到极限了。

原本正在寻找顾玥依的魏璟,听到了动静,立刻赶到了房间。

“沈大人!”魏璟立刻发现了他的状态不对劲。

“将她押入诏狱。”纪言希摆摆手,示意魏璟赶紧将这个疯女人带走。

“是。”魏璟虽然有些不放心,却还是以他的命令为主。

“纪言希!你……”叶芷吟话音未落,便被魏璟一掌劈晕了,直接将她扛起。

为避免引人注目,魏璟带着她趁着夜色,跳窗而走了。

……

顾玥依听薛叙白说,他派人盯着纪言希,发现他进了青楼。

说着就带着她气势汹汹地赶到了千雪阁。

薛叙白好像看见了谁,就径直追去了。

顾玥依与他走散后,便开始四处寻他。

有人将她当成了千雪阁的姑娘:“来,让大爷亲一个。”

说着那人就要去搂她,这人显然已经喝醉了。

顾玥依赶紧推开他,跑上了楼。

那人还在紧追不舍,顾玥依随手推开了一间房门,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那人见顾玥依对其他人投怀送抱,当即就要去抓她:“给大爷过来。”

“滚!”纪言希直接用内力将那人震开,滚下了楼梯。

“纪言希?”顾玥依从他的怀里抬起头,却看见他的脸阴沉得有些骇人。

纪言希直接将她拦腰抱起,关上了门。

“你……”顾玥依突然被他抱起,回过神来时,已经被纪言希扔在了床上。

药性越发严重,纪言希的眼睛都有些隐隐泛红。

“纪言希,你怎么了?”顾玥依被他的眼神骇到,他的眼神就像看到猎物的一样。

“唔……”在顾玥依惊慌的眼神中,纪言希直接吻上了她的唇。

饶是顾玥依未经历过情事,看他这样反常的状态,也明白了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她开始推他,但纪言希力气大的吓人,见她反抗,直接钳制住了她的双手。

“纪言希!”顾玥依记得快哭出来了。

这算怎么回事,两人现在的身份尴尬,怎么可以……

听到她的声音,纪言希心中猛地一惊,让他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他从顾玥依的身上起来,松开了她。

纪言希努力克制住了自己:“快走!”

见纪言希似乎是认出了自己,顾玥依从床上坐起,她刚想逃离。

却听见他隐忍的喘息声,她回过头:“你真的没事吗?”

纪言希身上已经开始冒汗,他哑着嗓子:“趁我现在还没发疯,赶紧走。”

顾玥依前脚刚踏出房门,却又顿住了。

难道,真的就这么放任他不管吗?

这里本就是青楼,最不缺的就是女人。

一想到纪言希与别的女人……

顾玥依咬了咬牙,又转身走了回来。

她来到床边,俯下身,吻上了纪言希。

纪言希没想到她会回来,怔了怔,但她的靠近,又点燃了他身上躁动的邪火。

他眸子暗了暗,将顾玥依重新扑倒在了床上。

她的眼角有些湿润,让人格外怜惜。

纪言希轻轻挑起她的下颚,低沉着声音:

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顾玥依主动投怀送抱,扰乱了他最后的理智,整个人彻底被情欲占据。

纪言希直接撬开了她的贝齿,近一步汲取着她口中的甘甜。

呼吸缠绕。

顾玥依能看出纪言希眼里的浓浓的情欲。

还有他的眼眸中,倒映着她的模样。

纪言希亲吻着怀中人的每一寸肌肤。

不同于烈酒,她就像是一坛清雅的淡酒,香醇可口。

暮色苍茫,你是光

暮色苍茫,你是光

作者:纪言希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“这不可能,他不过是个***所生的私生子,怎么比得上我正式嫡出!”李澜不敢细想。“你知道吗,这世上最残酷的刑罚不止是身体上的折磨。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