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资讯 卿本毒女无广告-齐倾墨萧天越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卿本毒女无广告-齐倾墨萧天越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0-02-12 11:40:23编辑:绮烟

精品好书《卿本毒女》是来自淡看浮华三千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齐倾墨萧天越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上一世,齐倾墨被视若生命的男人当众侮辱,任由他人将腹中孩子刺死,最终支撑不住倒在了血泊中...她恨,恨自己瞎了双眼看不清谁是良人!恨遭人欺凌自己无力反抗!恨此生愚善至极!老天开眼,让她重生回到六年前,一切尚还来得及改变,她发誓,定要让那些羞辱她,背叛她的人千百倍的还回来...

《卿本毒女》 第9章 神医馆的猥琐神医 免费试读

城南一处不打眼的铺子,上面匾额上写着的“神医馆”早已脱了漆,门口处杂草丛生,门可罗雀大抵如此,齐倾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回想起前世记忆。

神医馆的大夫“妙手”是个怪人,他看病只有一个规矩:看心情!

若他那天心情不好,便是皇帝老儿来了,也只能被他骂得一脸唾沫星子。

若他那天心情好了,路边一条快死的狗他也会大善心。

听说他心情不好已经长达三年了,三年没有出手救过人了。

齐倾人想了会不由得笑出来,这世上倒难得有这样的趣人,拾步而上,一只脚还没跨过门槛,一只酒杯便扔了出来砸在在她脚边:“滚,本公子今日心情不佳!”

齐倾墨拾起那只茶杯,上等青瓷,出自官窑,又闻了下里面的酒,梨花白,千金一杯,酒中珍品,果然一如往世的记忆。

“那倒是可惜了,我还以为柳公子还想得到那株子规啼呢。”齐倾墨轻声故作叹息,转身欲走。

未走两步,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挡在她面前,长发飘动,真是位翩翩公子,容颜如玉,精雕细琢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竟丝毫不觉脂粉气,他伸出双手挡住齐倾墨去路,急声问道:“子规啼在你那儿?”

“先替我解毒。”齐倾墨笑眯眯说道,双手负在身后,酒杯在她手指间转动。

“你先说。”那公子脸一板,收起刚才的激动之色。

“先解毒。”齐倾墨不急不燥,若她没有记错,两年后这位妙手先生柳公子,为了救心上人大闹太子府,只为了那株子规啼,当时闹得整个丰城就沸沸扬扬,连她也得知。

想起太子,她脸色一暗,转瞬又冲妙手先生笑得灿烂,似乎不在问他拿救命的解药,而是在谈一件很愉快的事情。

柳安之很郁闷,他最讨厌别人要挟他,尤其是眼前这种浑身脏兮兮,满脸是血的人,却又无可奈何,憋着一口气在她脖子四周连连点了几下,扔了一瓶药膏给她。

齐倾墨稳稳握住药膏,快速拔掉瓶塞将里面蜜脂一样的药倒出来覆在伤口处,未过片刻,血便慢慢见停。

“现在能说了吧?”柳安之厌恶地看着齐倾墨,这女人怎么笑得这样烦人,明明是来求自己的,还这么淡定。

“你就不怕我骗你?”齐倾墨反问道。

“只要不怕死。”柳安之冷笑道。

“当然怕。”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活着的滋味有多好,论这天底下最怕死的人只怕就是自己了,齐倾墨笑道:“太子府,子规啼在太子府。”

“你当真?”柳安之脸色第一次认真。

“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齐倾墨不再多说,将酒杯递回给柳安之,从他身边迈步而过,连头都未回。

“你若不将那株子规啼替我取来,活不过一年。”柳安之将酒杯把玩在掌间,悠悠说道。

齐倾墨转头看他,微露不喜,现在是轮到柳安之来威胁自己了么?

“怎么你有意见?你既然能知道子规啼这等神药在太子府,就应该有办法将其取出来吧。”柳安之说得理所当然。

“一年之内,我会将子规啼送来。”齐倾墨沉声说道,这种感觉她极为讨厌。

再回到齐府已至深夜,柳安之的药很管用,回来的路上伤口便在慢慢愈合了,真没有辜负了他妙手先生的名号。

只是一想起他说的一年之约,便心思沉重起来,要从太子府拿东西可不容易。

鹊应站在破落的小院子里伸长了脖子在等,一直惴惴不安,担心四小姐和二小姐会过来找麻烦,结果一直等到月挂枝头,除了张管家来送几匹布料也没见到那几位小姐。她正张望着,就见到自家小姐趁着夜色回来了。

“小姐,小姐你可回来了,担心死奴婢了。”鹊应连忙迎过来扶住齐倾墨,看着她伤口已经止住了血,悄悄出了一口长气放下心来。

“嗯。”齐倾墨心中微暖,笑着点头。

鹊应觉得小姐今日最大的变化便是变得爱笑了,以往的小姐总是哭哭啼啼的,不哭的时候也喜欢唉声叹气,愁眉不展的,今天一天的笑容比起以往半年都要多。

鹊应早备好了热汤,齐倾墨泡在不大的木桶里,一寸寸清洗着身子,将身上的每一块皮肤都搓得通红,又加了两桶热水,她要洗去前尘过往一切软弱与善良,杀死她孩子的人,她必定要将他片片凌迟至死!那些曾经辱她欺她的人,她会一点点还回!

远处脱了漆缺了角的桌子上,放着一匹布,她眸光低垂,藏好冷漠,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。

卿本毒女

卿本毒女

作者:淡看浮华三千类型:重生状态:连载中

上一世,齐倾墨被视若生命的男人当众侮辱,任由他人将腹中孩子刺死,最终支撑不住倒在了血泊中...她恨,恨自己瞎了双眼看不清谁是良人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