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好记星阅读网 > 资讯 卿本毒女小说-齐倾墨萧天越全文免费阅读

卿本毒女小说-齐倾墨萧天越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0-02-17 07:29:27编辑:凝山

人气小说《卿本毒女》由著名作者淡看浮华三千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齐倾墨萧天越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上一世,齐倾墨被视若生命的男人当众侮辱,任由他人将腹中孩子刺死,最终支撑不住倒在了血泊中...她恨,恨自己瞎了双眼看不清谁是良人!恨遭人欺凌自己无力反抗!恨此生愚善至极!老天开眼,让她重生回到六年前,一切尚还来得及改变,她发誓,定要让那些羞辱她,背叛她的人千百倍的还回来...

《卿本毒女》 第13章 挑拨离间,最拿手! 免费试读

三夫人娘家没什么势力,当年齐治不过是看中了她的美色收入府中,凭些手段依附于大夫人才在这深宅中存活下来,成了仅有的三位夫人之一,另一位四夫人成日吃斋念佛不理外事,育有两子,都派往外地历练,最后一位五夫人便是在生下齐倾墨之时便难产死去。

说也奇怪,自那以后,齐治再未纳过小妾了。

三夫人的阁楼正合一位姨娘的制式,住的是偏阁,吃穿用底皆低于大夫人,连颜色也不曾用过任何正色,总是偏暗。

一进到她屋子里便听到她低低的呜咽声,齐倾墨理了理衣裙,脆生拜到:“女儿倾墨来给三姨娘请安。”齐倾墨将三姨娘三个字咬得极重,生怕她听不见。

三夫人虽已年过三十,可是仍从她脸上看得出当年的风韵来,一见是齐倾墨,连忙擦了眼泪,冷着脸说道:“我当是谁,怎么?现在连一个杂碎也能来看我笑话了不成?”

齐倾墨心中冷笑,果然是什么样的娘就教出什么样的女儿,齐倾水一张恶毒刻薄的嘴都是三夫人教得好。

“三姨妈哪里话,我只是听说四姐身子不太爽快,所以来看看四姐。”齐倾墨笑得和和气气,声音不轻不重。

“你!你……你个***蹄子,你给我滚!你给我滚出去!”果然是戳中了三夫人的痛处,三夫人气得就要赶人,推了一把齐倾墨,唤着丫头嬷嬷。

齐倾墨顺势一退,从袖口中掉出来了一个瓶子,正是昨日去柳安之那里得来的奇药,低呼一声:“唉呀,三姨娘既然这么不欢迎倾墨,那这药……我也只好自己留着用了。”

说罢还故意撩了下头发,脖子上已经要愈合的伤口便露了出来,却拉起鹊应的手,惋惜道:“唉,可怜四姐就因着跟平遥王爷多说了两句话,便要遭此劫难,真是让人于心不忍。”

鹊应反应极快,接住话头说道:“是啊,那二小姐……哦不,是碧儿也真下得去手。”

三夫人对昨日之事并不甚明了,连忙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跟二小姐有什么关系?”

鹊应连忙摆手,似说错了话一般,矢口否认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跟二小姐没关系,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

齐倾墨也赶紧将药塞进三夫人手中,说道:“这药极好用,我昨日便是用了这药伤口才好的,三姨娘还是赶紧给四姐送去吧,柴房那种地方又脏又烂,伤口若是再恶化了就不好了。”说罢拉着鹊应便急匆匆往外小跑离开。

到了门口又回头为难地说道:“三姨娘,我只是心疼四姐,还万望千万别将这药让大小姐知道了。”便闪出了大门,与鹊应快步离去。

三夫人紧握着手中的药瓶,目光闪烁不定,昨日倾水那丫头提起脸上的伤口时便闪烁其词,莫非其中真有什么隐情不成?莫非真跟大小姐二小姐有关不成?莫非大小姐真的给倾水下了毒,毁了她的脸怕她跟二小姐抢平遥王爷!

越想越可怕,尤其是看齐倾墨那丫头的神情,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!

不然大夫人为何要将倾水关进柴房里!

想到此处,她连忙拿着药去了柴房……

“小姐,你真的要将那药给四小姐用啊?”鹊应有些不乐意,四小姐往日里没少给小姐气受,打骂都是轻的,难不成现在真的要救她?

“你家小姐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好心的人?”齐倾墨信步走在花园里,此时花开得正好,热烈纷芳。

鹊应歪着头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以前的话不好说,现在嘛,小姐肯定不会的。”

“这不就是了,我将那药只挑了一丁点出来,兑了水才送过去,效果嘛肯定会有一些,至于治好她脸上的两道疤,那就不可能了。”齐倾墨笑得很是无害。

“那小姐……不怕四小姐跟三夫人说,说……”鹊应迟疑了半天也没敢问出来。

齐倾墨知道她在顾忌什么,接过话说道:“说其实那第一下是我划的么?”轻笑一声替鹊应解惑:“说了又能如何,我又无需与她们结盟,况且我与齐倾水本来就无再修好的可能,能让三夫人与大夫人不和,我的目的就达到了。”

“小姐真的与往日不同了。”鹊应感叹一声。

“对啊,与往日不同了。”齐倾墨自言自语,原来早已走到了花园假山的高处,放眼过去,整个宰相府尽收眼底,宅院深深,人心莫测,她要的,是掌握这里的人,心她不稀罕。

“鹊应,我们出府散散心吧。”齐倾墨收回目光,拉着鹊应便走,尚有些稚气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意,笑弯了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,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。

卿本毒女

卿本毒女

作者:淡看浮华三千类型:重生状态:连载中

上一世,齐倾墨被视若生命的男人当众侮辱,任由他人将腹中孩子刺死,最终支撑不住倒在了血泊中...她恨,恨自己瞎了双眼看不清谁是良人...

小说详情